中国艺术品网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655|回复: 8

感受泥土的芬芳(报告文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8 14: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照片说明:  2002年,程十发被聘为金山农民画院名誉院长,一条河命名为“观清河”、一座桥命名为“和平桥”,在该年《丹青蕴情》一书首发式上,“五老”合作一幅八尺整张国画再次赠送枫泾父老乡情,图为刘旦宅在画上落款。

(作者:诸连观)

    抓起一把泥土放在胸前,觉得踏实,感到温馨,这是农民的情结。站在湿润的农田里,凝视着厚重的土地,放眼宽广的原野,灵感常不期而至,这是一些艺术家的体验。

    韩和平,连环画《铁道游击队》的作者,他最美好的记忆,不是在那套连环画册风行全国之时,而是在金山农村的一段经历。用他本人的话来说,在那里,他曾有过心灵的震颤,对于宇宙人生的思考出现了飞跃。

    记忆,使一批艺术家的思绪回到三十年前的风风风雨雨;选择,催促着他们在艺术上向新的高峰攀登,用线条和色彩抒发朴素的情怀,拒绝浮躁,追求纯真与和谐。

一、乡间的风

    上海郊区,古镇枫泾,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是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且有着丰富的人文资源。“三步二座桥,一望十条港”,是流传于当地的一句俗语。那里有清清的流水,广袤的田园,红枫处处,满目清荷,常有野鸭惊飞,真是说多美有多美。画坛大师程十发在画册《丹青蕴情》中深情地赞颂故乡枫泾。他说:“一个小镇跨越吴越两地,一定有它的特点,所以使人流连而神往”。“我的老家在枫泾,无形中育我成长的正是吴越文化”。这并非溢美之语,枫泾的确十分可爱。

    韩和平选择枫泾作为体验生活的地方,既有历史的缘由,也有好友推荐之故。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汪观清,早在1974年就来到金山。他在金卫公社八二大队辅导农民创作连环画。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农村贫困,画家下乡住的是低矮的小茅房,屋里潮湿,蚊子又多,时值盛夏,汪观清天天穿着长裤、雨鞋在屋里当“辅导员”。他得知韩和平已允许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就推荐了枫泾。这样,韩和平就来到枫围公社胜利大队。

    这是1975年的初秋。根据韩和平的回忆,当时他结束了长期被批斗的境遇,有了一点自由,希望去农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乘火车从上海前往枫泾的路上,看到河流上扬着篷帆的船只,河道上一座座铁桥,看到农田里一望无际碧绿的庄稼,感到回归自然的宽慰和快感,但心中仍有着淡淡的迷茫。毕竟还是在“文革”期间,到了乡间,将有怎样的遭遇呢?

    乡间的风,带着泥土潮润的气息。农村的人们带着笑容迎接客人的到来。大队党支部书记龚宙生常常问寒问暖,把老韩视作乡亲。这里有个业余美术组,组长叫龚明华。他根据支书的意见,把韩和平安排在村子里最好的的一座建筑——水泥结构的小楼里,负责他的生活和工作。村里还专门安排一位农民给韩老师烧饭,尽管膳食粗糙,却也有热饭、热菜、热汤。热情好客的枫泾人没有把他当作“再教育”的对象,而是看作良师益友,给了他真挚的友情和欢乐。韩和平被感动了。他说,麻木衰颓的情怀突然地振动起来,在茫茫人海中得到某种启示。他在田间场地劳动之余,主动提出要给村里的美术爱好者辅导绘画知识,说线条,讲构图着色,教速写、素描,深入浅出,丝丝入扣。那座小楼的灯光常常亮到深夜。深究起来,这竟是一曲绝唱。随着时光的推移,韩和平培育的美术爱好者,后来都成了金山农民画作者中的骨干。不光是年轻人,老农们也常常谈论着韩和平。在他回到上海后几位老人还讯问过韩和平的近况,其中一位老太临终前还提到他,说“韩老师是个好人”。胜利大队原名中洪村,现在这里已是全国闻名的金山农民画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2-8 14:34:27编辑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8 14: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都是缘分。曾担任过上海市政协委员的金山农民画作者曹秀文,1990年在《联合时报》上撰文,称道韩和平是中洪村美术爱好者的“启蒙老师”,当他看到大家创作出第一批充满泥土气息的作品时,高兴得不得了,说“总算摸到泥土了”。

      摸到泥土这么兴奋,这是艺术家对人生的渴求,对艺术真谛的认识。无独有偶。程十发的乡恋,或者说是故土情结,使他回到阔别多年的枫泾。他轻轻地告诉来看望他的枫泾人,“他的外婆家在离枫泾十里地的张泾汇,枫泾历史上出过象张观、项圣谟这样的大画家”,“他父亲的舅舅袁世钊是位烈士”,话语是那么亲切。有一件事感人至深。十发先生从枫泾供销社食堂就餐出来,遇见了业余美术爱好者蒋澜。在蒋澜家里,他让人洗头、理发,身旁的韩和平当场画了张速写,记录了这个难得一见的感人场景。在枫泾的文化站里,他和韩和平等人一起关怀着乡间的美术爱好者的成长。曾有一段趣话,却也意味深长。他与两位年轻人有一段对话,笔者如实录下。一次,一位青年大胆问:“程先生,我们学得好画画吗?”程十发回答说:“聪明人,一学就会,一学就放,学不好画;只有不聪明,但坚持画下去的,才学得好。”这话说得有点诙谐、俏皮,但语重心长,发人深思,激励年轻人持之以恒,奋发向上。时间过去了三十年,这两位年轻人也已进入花甲之年,艺术上的长进,令人刮目相看。

      随着韩和平的来到,志趣相投的画家纷纷来到枫泾,郑家声来了,汪观清来了,刘旦宅也来了。何处觅良知,真淳在民间。在那个年代,无论在单位,还是在社会上,搞艺术的人,常受到无端的指责,甚至不当人看待,可是来到乡间,这里可以呼吸清新的空气,感受到人民群众的深厚情谊。一个“情”字,吸引了艺术家对枫泾深沉的爱。这个爱,融入了那个地区的一草一木。

      枫泾古称荷叶地,有“芙蓉镇”之说。沪杭铁路途经枫泾。火车站旁,有一个荷花池。来枫的艺术家常在这里漫步,留下了佳话、逸闻和画作。程十发指着那里秀美的粉莲啧啧有声:“枫泾的荷花最美”。刘旦宅到了荷塘边,童心萌动,突发奇想,提出要到荷花塘中央去画,这可难住了孙景荣和谷增发两位文化站干部,因为这荷塘是属于村里的,不能随便下去,可刘旦宅先生坚持要去,后来还是向农民借了条小船,请镇武装部干部“保驾护航”,使先生得以如愿。在这过程中,还有一条轶闻。旦宅先生在荷塘中丢了一只皮鞋,临时换了一只不配脚的鞋,拖沓拖沓地回到住所,心里却有说不出的畅快。

       乡间的风带着荷叶的清香,也使韩和平增添了静气,和程十发,刘旦宅先生一样,他从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中汲取养分,寻求大自然的纯朴、透彻和启示,融和于丹青之作。他酷爱荷花,乡间的朋友都见过,他指点着荷叶上滚动的晶莹水珠和间杂其中的蜻蜓、青蛙,赞不绝口,妙语连珠。后来见到他画作中千姿百态的荷花时,人们才知道,他凝思于荷花仙子时,实际上是在用目光触摸着自然界的美。汪观清、郑家声同样对枫泾的乡亲们倾注着深深的爱。汪观清每次从黄山回来,总要到枫泾住上几天,觉得那里环境很好,没有浮华和喧嚣。他说过,这起于江南田野的一个“情”字,如同扑面而来的清风,荡涤污浊,激奋人的意志,重新感到自己做人的尊严。乡间多的是自然,多的是真诚,天人合一的灵感,使汪先生对祖国的山水更加热爱,艺术创作也更加投入。后来,他去了黄山茶林场和练江牧场,对天地灵秀有更深的感受,对牛的观察更加细致,挥洒于翰墨之间,创作了不少传神之作。郑家声则长期扎根于枫泾,觉得在新的氛围中心情特别舒畅,和农民在一起,和小镇上的年轻人在一起,感受到友谊和关爱,感受到和谐。对于艺术创作,这成了喷涌出求变的强大动力,使他孜孜于彩笔下纯真的美、传统的美。

    画家们不光自己来到乡间,还带着子女、学生也来沐浴田野上的清风,领略民间风情,跟着父辈勤奋地写生、学习。后来他们都成了新一代画界的出色人物。汪观清之子汪大伟成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执行院长。韩和平之子韩巨良出任上海师大美术教育系主任,他们的学生陈伟东、蒋为民,则担任大学教师,或旅居海外,继承了绘画事业。

    有人说往事如烟,指的是过去的事若隐若现,已经淡忘;也有人说往事历历,那因为苦难、教训和激情一直萦绕于怀。事实正是如此。时隔二十多年,在汪观清从国外回来在上海举办画展时,枫泾的老朋友们自发去市区参加开幕仪式。汪观清老师十分兴奋,中午就餐时,没有给那些知名度很高的艺术家陪坐,而陪同乡间朋友举杯频频,相互问候,这件事使枫泾的朋友们难以忘却。一种情怀,思念时丝丝缕缕,细枝细节,绵绵不断,魂牵梦绕,为其极为珍贵,抚慰着心灵,如同春风拂柳。这如同来自于乡间,给人以活力的风,簇拥着质朴,蕴含着深情,给人以信心和快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8 14: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乐在耕耘

    继一九七六年八月之后,程十发于下一年的十一月间又来到了枫泾。“文革”期间,这位老先生经受了精神上的折磨。虽然外表上看去,仍安之若素,可心中却翻腾着巨澜。政治、社会环境的变化,酷爱艺术的他,耕耘欲望喷涌而出;可富有深厚修养的他,没有直接用伤痕文学去表达,却用另一种笔触去画,让人们像倾听悠扬的笛声,欣赏优美的小夜曲那样,显示以很高的境界展现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那就是连环画《马头琴的传说》诞生的背景。

    在画画的过程中,他曾与一位美术爱好者有过几次交谈,话语里充满着对传统的景仰,也反映了他对人生的思考,推崇真善美。他和镇上的年轻人讲聊斋,读诗文,介绍汉高祖刘邦、明太祖朱元璋的经历,解释诗文,展示意境。程老他特别喜欢李贺的诗句,赞李贺是神童,可惜寿太短,二十七岁就谢世了,要不在诗坛上更加了不起。他还展示了一批写生画给一个叫徐明英的小青年看,指指点点,颇为风趣。他在枫泾作画,艺高人胆大,在一张纸上用炭笔圈圈点点,铺上宣纸就挥洒起来,线条优美,人物形象鲜明,草原上牧民的生活便跃在纸上。本来,《马头琴的传说》情节就十分生动,大师妙笔生花,使这本连环画成了让人爱不释手的精品。他勤奋地创作,只用了短短十天左右时间,程老就完成了连环画的草稿,不多久,画本就问世了,在艺苑又添了一朵奇葩。其实程十发的脑海里,一直象诗人一样思考着故事的内容,赋予深切的感情。他说过一段精采的话:“在草原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空旷的草原上,听着远处传来的马头琴声,将你带入深深的,深深的思念之中”。连环画《马头琴传说》在乡间创作成功,是艺术大师在经历浩劫后出现的一个飞跃。民族、人民、自然的和谐,历史和现实的传承、融合,才有艺苑耕耘的创新,这便是程老的高人之处。


    著名画家韩和平很推崇沈从文的《湘行》。在品味人生的过程中,他从湘西淳朴的民风中辨识甘甜。他曾感慨地说:“不接触泥土、便不知人生的意义”。经历过坎坷的他,更加执着地追求朴素的美,憧憬和谐的珍贵。这段时间中,他成功地创作了茅盾《春蚕》的连环画作品。
为了画好《春蚕》,韩和平常常一清早带着镇上的几位美术爱好者,在古镇的街坊、茶馆和农贸市场寻觅合适的对象,或在现场,或请到镇文化站写生,积累了上百幅包括老农、农妇、青年农民在内的各类人物的素描画像,贴在墙上,请镇上的青年临摹。他还到镇郊的树林中去,坐在泥地上画桑树,从桑园陌上,进入了诗的境界,并取得不少素材。生活的汇集,使韩和平先生对茅盾的作品加深了认识,形象思维更加自然细腻,更加贴近实际。他终于画出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江南蚕丝之乡的老通宝的形象,那饱经风霜的脸,步履稳稳的模样,神情栩栩如生。这是先生继连环画《铁道游击队》之后,又一成功的杰作,线条粗犷、古朴,人物造型耐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成功的背后,他付出了艰苦的劳动。

    著名画家郑家声,同样是脚踏实地的耕耘者。他追求生活中的美,朴素是美,写真是美,重大历史事件中担当大任者也时时闪耀着光辉。那不是装饰出来的光环,而是民意和历史潮流的体现。他下笔如有神,成功地创作了连环画《毛泽东同志在陕北》。在老郑的画笔下,历史主导者的形象突现出来,顺应了潮流,创造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业绩,可敬可爱。这也是画家追求美的体现。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在连环画中塑造了彭德怀忠心耿耿的形象。此时彭德怀尚未平反,领导上示意避开这个敏感的内容。可郑家声坚持要忠实于历史,不仅把彭德怀画上去了,而且画得亲切感人。冒着政治风险去表现历史,勇担责任,使作品更加合理完美,其间,艺术家的良心也得到展现。

    美学是一门体现自然、人的形体、心灵的学问。郑家声在枫泾多年,耕耘不辍,和韩和平一起,起早摸黑和民众零距离接触。他说过,我最深切的感受是在乡间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美,有此感触,在新的氛围中求变就变得好。广大人民群众是喜欢传统的,喜欢看得懂的表现形式,欢迎符合他们需要的艺术变化。这段时间中,郑家声开始攻中国画。他坚持用中国画的技法为一个个人物原型写生,不怕劳苦,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既为画连环画《毛泽东同志在陕北》创造条件,也为形成他以人物为主的个人国画风格打下了基础。他说每日忙忙碌碌,整天开开心心,既采风,又练笔,使功底更深厚。回顾这三十年前的日子,郑家声先生说:“值得,值得”。

    说到汪观清老师,他是最早到金山农村来的著名画家。尽管他在那里十分艰辛,但仍然十分辛勤地从事绘画和指导。在那个年代,文化成了沙漠的时候,他一方面和海边的农民“三同”,一方面指导青年作者王金喜创作连环画《海滨新一代》,塑造了在改天换地的生产活动中青年突击队员的生动形象。过了多少年后来看这本画册,依然是内容健康,情节感人,积极向上。这与汪观清把握得法和敬业精神是分不开的,更是与他的世界观和艺术观分不开的。他多次说“悠悠岁月情,难忘金山人”、“生活艰苦,劳动艰辛,比起五七干校那样超强的政治生活环境,感到自己到了一个平静的世界”。离开金山卫,他去了故乡黄山体验生活,仍不时到枫泾居住。就在小住的日子里,他仍和韩、郑两位老

友一起,每天清早即起,忙着那翰墨生涯,画了不少国画和素描。他和别的画家留下的一批充满着深厚情谊的佳作,汇编在那颇有影响的画册《丹青蕴情》之中。

    不接触泥土,便不知人生的意义。画家们脚踏在田埂和泥泞的乡间小道上,品味着古镇小桥流水,绘画的是妇孺、乡老,他们如同在读着诗篇,感受着别一样的兴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8 14: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2年,五老(前坐者程十发,从左至右韩和平、郑家声、汪观清、刘旦宅)合影。

三、诗画之韵

    画家来到的那个枫泾,小镇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自唐代以来,文人辈出,精于诗书棋画的名家传承不绝。贤相陆贽便是这个地区的人。清嘉庆年间一位民间诗人沈蓉城在其四百句长诗中,第一句是“唐代宣公始发祥”,便道出了这乡邦文化的渊源。源远而流长,元末的张观与梅花道人吴镇一起切磋画艺,成了当时著名画家;明代的陈继儒与大书法家董其昌是画朋诗友,常常是书文相随;清代的沈映辉,他的“九峰三泖图”被乾隆皇帝列入“石渠宝笈”收藏。近代怪才俞涤烦,他留下的画作,意境清雅,乃是风格独特的艺术品,也早已身价百倍。除此之外,还有漫画大家丁悚、丁聪父子,国画大师程十发,他们的作品继承了历代画家的精粹而又发扬光大,为人民群众所喜爱。因不满王安石变法而辞职的陈舜俞隐居此地,在他融和俗俚的《白牛歌》中唱出了对自然的仰慕,对乡间风土人情的深爱。他得到了苏东坡和司马光诗文的颂扬。苏东坡祭文中称他“学术才能兼百人之器”,陆游为此作跋道:“东坡前后集祭文凡40首,惟祭贤良陈公辞指最哀”。司马光则更是用“百沐求才尽、三薰得士新,声华四方耸,器业一朝伸”的诗句加以颂扬。可见俗称“芙蓉镇”的枫泾,不仅得天地之瑞气,又有诗画大家为其烘托,体现了深深的文化韵味。

    踏着先人的足迹,寻觅乡间最可宝贵的东西,继韩和平等人之后,顾炳鑫、越宏本、钱大昕也来了,络绎于道的还有画界一批知名度很高的人物。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老社长,豁达大度的老革命吕蒙来了,他携着夫人下乡来看望自己的下属。一贯主张把艺术交给工农兵,让农民走上艺术舞台的市美协主席沈柔坚也来了。三、四年中,来的还有肖锋夫妇、贺友直、李天祥、张自申、乔木、龚继先、罗盘、赵友萍等画坛杰出人物。当年他们的到来,对当地的乡邦文化的影响是深远的,为培养和造就一批农民画家形成了良好的氛围。特别是沈柔坚在1977年春应邀来枫泾视察青年农民创作学习班,发现源于生活、又得到当地文化部门辅导的金山农民画具有潜在的价值,加以肯定和支持,他指着农民绘制的图画说:“这个东西很好,符合文化艺术宣传的需要”之后,他又建议英籍华人作家韩素音到枫泾访问。韩素音看到曹秀文等人的农民画后,赞不绝口,回国后撰文作了介绍。沈柔坚的大力推荐,这对金山农民画走出金山,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与泥土的感情,与民众的感情,是最朴素的感情。艺术家们在这里,纵情挥洒,强烈地表达出自己的爱憎和理念。汪观清是一位画艺高超的资深画家,他不光画技别有一格,泼墨挥毫,极有气势,而且也是一位诗人。他在送给乡间青年的一幅《春牛图》上写道:“莫说牧牛人不苦,满面风尘两脚土,莫说牧牛人尽苦,踏遍青山无拘缚,况且昨日杏花开,今日绿杨雨绵绵”。画配上诗,牧童、耕牛、杏花、杨柳赋予的韵味点染得让人心醉。他的一幅钟馗图,题上了四句诗:“中年惊破桃源梦,万姓同遭魑魅磨,拔剑一呼天地怒,岂容狐鼠再兴波”,强烈地表达了他对四人帮一伙的蔑视和愤慨。对“四人帮”倒行逆施的强烈义愤,也表现在韩和平、郑家声和民间几位朋友对话和行动中。粉碎“四人帮”的消息

传出后,他们让文化站的同志铺开八张白纸,并要求孙景荣举起拳头,摆开声讨的姿势做“模特”。宣传画绘就后,贴在枫泾镇庆丰桥畔的墙壁上,引起轰动,成了镇上一大新闻。艺术家把良心捧了出来,鲜红的,又是纯洁的,这不就是画魂诗韵!细细品去,多么隽永。

    刘旦宅先生何尝又不是如此。在住宿枫泾的日子里,对求画的艺术爱好者,从不吝惜自己的笔墨,留下来的画作中多的是精品。看起来拈笔一挥而就,可每幅作品都富有功力。据人们的回忆,由于“文革”期间先生受到许多不公正的对待,他在粉碎“四人帮”之初不敢画人物画,可在那古镇小小的文化站里,他还是画下了那忧国忧民的大诗人屈原在水边长吟,神思风貌栩栩如生。不仅画了画,而且还题了诗,那就是离骚中的四句:“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不是传世之作,笔者不敢妄断。但联想到2002年秋,《丹青蕴情》出版发行的座谈会上,刘旦宅先生和程十发、韩和平等人发言时,眼眶里噙着泪水,那种激情的流露,留存于作品之中,流露出的喜怒,爱国情怀呼之欲出。还值得一提的是那幅奔跑着的烈马,他题上“骏马千里行,风入四蹄轻”的诗句,正是大师追求事业发展道路上奔腾向前的自我写照。

    说到这里,还有几只小故事。钱大昕到枫泾小住了几天,他和一位接待他的年轻人认了同乡。到了这里,闲不住的他就用水彩笔去野外写生,画了《火车站》、《致和桥》等作品,色彩斑斓,很有特征。枫泾火车站是一幢很有个性的日式建筑,已有近一个世纪了。大昕先生的作品,画面凝重,显

现了岁月流逝。《致和桥》这幅画则展现了一座元代石拱桥古朴的美,给人以沧桑变幻之感。钱先生为访友而来,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临走时让韩和平把画转交给枫泾的朋友。就此一别,从此未能谋面,枫泾的朋友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赵宏本,善用线描,仿古人画法,他画的连环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为广大读者所喜爱。他到了枫泾,听说文艺青年要他留下墨室,欣然允诺,并问道:“画什么?”当然是画猴,画孙悟空。他铺纸提笔,一挥而就,落笔几下就把悟空形象定格下来,其线条语言让人惊叹不已。在当事者的回忆中,原以为赵宏本一定是身材魁梧,与众不同,一见面,却是个穿着朴素、态度和蔼可亲的长者。接触中,深觉其知识渊博,颇有学者风范。顾炳鑫是名望很高的大画家,是连环画界的领军人物,工人出身,擅长套色木刻,头像写生更是他的拿手好戏,可平时却不肯轻易出手。他到枫泾去一户居民家中,主动为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画像,在笑语声中,用国画彩墨,抓住人物特征,细致地作了幅肖像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在旁观画的郑家声赞声不绝,觉得很有启示。这三位杰出的画家都已作故,他们在民间留下的画,也收集在那本《丹青蕴情》的画册上。翻阅这些饱含深情,为民间津津乐道的名画佳作,便感受到艺术家寻根探源,观察社会的睿智,亦可感觉到时代的脉动,实在可以在美术史上记上一笔。

     程十发先生有着深厚的国学基础,很强的思辩能力。他在“文革”经历了种种磨难,可他的表达方式则有自己的个性。他痛定思痛,更加祈求国泰民安,为此在故乡留下了不少饱含深意的画作。为表达“春江水暖鸭先知”,画了鸭;为表达吉祥如意,人民幸福,则画了少女、瑞鹿和吉羊;为表达反思,牢记文革的教训,画了幅难得一见的“十鹿一回头”。他是隔了二十多年后,看见到这幅已送给当年的群众文艺工作者的画时,自己也感叹,没有当时一股激情,现在已难以画出这样的作品了。所有这些,正是画家们承接了千百年诗画发展的历史,并有所创新,表达了大师的胸襟、抱负和追求,体现了艺术性和人民性的自然交融。

    在枫泾留下大批画作的韩和平、郑家声两位先生,因为长期“扎根”在那里,和那里的群众接触更多,对那里的民风、民俗了解更深,他们在群众中,文化的纽带与大家相连,感情真切,亲密无间。特级教师、市劳模叶令逸,当年只有三十挂零,他说“自己是看连环画长大的”,得知连环画《铁道游击队》的作者韩和平老师他们来了,三天二头朝文化站跑,后来成了三十年不变的挚友。在那黑夜中亮着灯光的小楼上,韩和平让乡间的文艺爱好者,懂得了画画的基本技巧;在那中西式建筑的文化站里,郑家声给美术培训班的青年农民示范性作画,讲解着构图线条和墨色。这些内容在画册《丹青蕴情》的文字中都有具体的记述。

    说到画册《丹青蕴情》的出版,其中凝结了枫泾民间深深的情谊。画家们送给乡间的珍贵的画作,数以百计,可都成了传家宝,一张画也未丢失,一张画也未出售。为了拍这本画册的照片,蒋澜化了足足一年半时间,笔者也为画册的出版和其他同志一起,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原来由民间集资出版的画册,后来由地方党委政府出资,大家共同努力,造就了一件精品,在当地成了佳话。在那天发行仪式后,程十发等画家和当地美术爱好者一起画了一幅名为《欣欣向荣》的国画,刘旦宅亲笔为之题字,留下了我国美术史上动人的一页。从枫泾传统的诗画之韵,到金山农民画的诞生,思及这些著名画家的奉献,想到画册《丹青蕴情》出版发行仪式上韩和平哽咽着说不出话的场景,笔者领悟到,什么是艺术家的韵味和原创力,什么是艺术家的平民情愫,什么是艺术家的终极追求,也领悟到韩和平为什么说他出现心灵的震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8 14: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2002年,程十发被聘为金山农民画院名誉院长,一条河命名为“观清河”、一座桥命名为“和平桥”,在该年《丹青蕴情》一书首发式上,

四、爱的升华

    光阴流逝,一恍已三十年过去了。这些画家吸取了泥土的养分,今日在和煦的阳光下,又忙碌些什么呢?

    程十发、刘旦宅两位大师级的人物,其成就已为世人所嘱目,名作已成为国宝。汪观清、韩和平、郑家声也都成了各具特色的大家,他们除了已经展现的高档次的画作外,还正在汇集毕生积累起来的才能和素材,传承古今中外精湛的技艺,还把乡间体现的美,遣于笔端,寄托着爱,寄托着情思。

    不久前刊于一张大报的周总理的画像,是汪观清在那个特殊年代的作品,此画凝聚了作者由衷地对总理无比的崇敬。从画中,可以看到周总理坚毅的脸容,眼神中隐含着对国家前途和命运的担忧。此画一发表,人们对汪观清的艺术构思和情操给予很高的评价。事隔多年之后,他在加拿大旅居时绘制尼亚加拉大瀑布,气势壮观,令人赏心悦目。此画被加拿大政府收藏后,不久便以国礼送给我国访加的领导人,此事亦为人们所称道。汪观清回国后在沪举办了一个大型个人画展,汪道涵亲自为画展题字,沪上画坛大师和知名人士纷纷前来祝贺,这个画展的《百牛图》和大批山水画特别受到观众的欢迎,纷纷夸赞先生的画作达到了很高的境界。画牛,各具形态,回归自然而又高于生活;写水,气雾俱在,求真又富有气韵。汪观清是位勤奋的画师,几乎是每天笔耕不辍,精益求精。据悉,汪观清这几年常来往于黄山与上海,来往于市区与郊野采风,进一步体验生活,揣摩技艺,以其毕生汇聚的功力,正在进行四幅长卷的创作,山、水、草木、人物皆入其间,估计人物不下千人,景观悦目,气象万千,真乃为今日之“清明上河图”。笔者曾有幸目睹稿本,见青山松柏,绿水游鱼,山坡牧牛,士农工商,神韵处处,令人心动,仿佛图上清水和土石间也散发着醉人的芳香。这凝结着先生的爱,不,应该说是爱的升华。

    韩和平曾客居美国多时,十年磨炼,使油画的功底更深厚。但他还是觉得忘不了过去在枫泾的那段经历。文脉相连,艺术和生活是不能分割的;人脉相连,与乡亲的常来常往,是创作的强大的动力。乡间的生活,农民的形象,上世纪六、七十年的社会风俗,在他们的心里刻下深深的印记。象闰土之于鲁迅,象老通宝之于茅盾一样,枫泾及其周边的老农、村姑,天真活泼的农家小孩,茶馆、农贸市场、石拱桥、火车站,那千姿百态的人物和场景,使韩和平出现强烈的创作冲动。他以数年时间,绘制《吴跟越角画当年》的一组油画作品,2004年出版了以此为主要内容的《韩和平绘画作品集》。这里不说《沪杭普客》、《纳凉》、《回家的老农》等十多幅油画,里边的人物活灵活现,读者都似曾见过;其间一幅代表作“长廊早市”,特别令人惊叹,画得美仑美奂,画面充溢着浓浓的江南水乡的情调,小镇上的市河、廊棚、农船,其风貌原汁原味,十分耐看。农村青年的红背心,船板上的旧饭篮,老农妇遮阳的油纸伞,乡村女教师推着的自行车,表现了乡间小镇的生活气息,显现时代特征。在人物身上,还似乎看到了中华民族存 续的脊梁,还似乎看到了厚重的文化积淀。在画面上,似乎看到作者注视的目光,隐含着他深沉的爱。这便是艺术的感染力,使人深思,促人奋发。艺术远离了浮躁,便有永恒的魅力。瞧,那些饱经风霜老农的脸容和稳稳的步履,比起那些美貌艳装的少女来,多的是内蕴的美,深沉的美,当然也是质朴的美。对国家和民族来说,后者当然也不必去抹煞和贬抑,但更需要的则是前者。质朴美的内核是一种民族精神的延伸和升腾,现在,勤奋的他又在忙着绘画《铁道游击队》的一套油画,已画成十幅,立意更高,韵味更浓,见过的人都赞不绝口,其艺术成就十分亮丽,集中体现了先生独特的风格。

    岁月留痕。郑家声从乡间回市区后,他仍觉得在那个时期取得了世间最可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真淳、清纯,那就是对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加深了感受。他认为这是一种美,是艺术家应该追求的美的极致。在他的回忆中,从三十年前开始,他在画技上不仅接受传统的影响,还努力有所创新。他对传统画法的发展,在于间杂西洋画的活泼画法,比如采用块面画法,兼工带写,勾线泼墨,洋为中用,形成立体感。他追求人物形态和气韵的美下了大的力气,画疾恶如仇的钟馗,须眉、眼神十分精彩;画世态的真、善和智慧的十八罗汉,各具特色,惟妙惟肖;画一些清纯少女,如清水中的荷花脱俗绝尘。故而他在新加坡办画展时,门庭若市,誉满狮城,当地媒体连续报导,求画者络绎于途。他还参与了《中国十大名著》画册的编辑和组稿,亲自绘制了《红楼梦》、《牡丹亭》两册的二百幅精美画稿,此一画册全世界发行,影响甚广,海外华侨、华人普遍称赞画册制作精美,艺术上有个性,有作为,有突破,在台湾还得到了《金鼎》奖。此间,郑家声先生付出了辛劳,为弘扬中华文化作出了贡献。之后,郑家声的画作愈益显现自己独特的风格,追求自然美成了其画作的个性。这一切均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


      在这三十年间,画家们与枫泾民众的系连没有终结,特别是他们从国外回来后,更觉得这种情感的可贵。企业家林静源年青时就对韩和平等先生十分崇敬,近年来更是拜先生为师,并开辟了一个画室,命名为“和源阁”,寓意为民间的绘画爱好者与资深的画家、大师的结合,不会分离。

    艺术来自人民,应当回报人民。植根于深厚的泥土,沐浴乡间清和之风,延续着人脉、文脉,艺术便有永恒的生命力。那些艺术家都说自己是平凡的人群,可他们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荟萃民间的美,绘出了历史的风雨,绘出了当今和谐社会的映象,宁静、淡泊、理性,用艺术才华书写了他们对人生真切的认识,实在令人可感可敬!


二〇〇七年六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8 14: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13 17: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25 12: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6 17: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艺术品网 ( 沪ICP备06042757号 )

GMT+8, 2018-1-18 04:17 , Processed in 0.52706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