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网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不完美”方为文人写意画艺术之本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7 12: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谢谢先生肯定。欢迎光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1 11: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值此新年来临,拟近期计划如下:

一、依然以“精研艺术,细品人生”为宗旨,固毋庸言。但须进一步明白,其实这精研艺术,同时也早已为自家细品人生的基本项目之一。要之:于人生过程中操弄艺术,于艺术修为时品玩人生。
二、翰墨画艺须渐离这十年来一直刻意之“收”,而进入新一轮之“放”,注意看是否果增添了几分力道与随兴得成之细节。同时必须注意尽量“拾回”前一“放”期之优长处。牢记:自家的终极目标毕竟是偏重于“率性之简”,而非是“敛性之繁”。同时也倒要看看,先前自拟之所谓“三放三收”,其起止点,究竟又该是从何以算。
三、文事,力求稍快一点写完反思翰墨之艺成长过程的《画中游补遗》,及借谈既弃之西画甚或其他杂艺以追述俗生经历的《画中游附记》;至于那“正记”,仍慎写之,保持同一主题内不论画幅数量而归之于一篇这种方式。若此,则皆为能抽出时间来写那已然在进行中的《颓楼品画续篇》与准备进行的《蜕心堂辨论》。其余谈艺及杂感式文字,悉如既往,有感而发。
四、诗词当然也定是有感才作了。努力学习古人形式的同时,切记休要丧失了自身鲜活的生命体验,且是须敏锐捕捉前辈作者没大涉及到的题材。《乡间杂诗》这部分,必须是能于琐屑中另出其意,方为之,且注意休与旧作重合。
五、诗文手写稿,亦戒绝与今之所谓书法家争锋的念头,还是得能切合吾辈“文士”之身份便好。写时,永远特别注意“从容之力度”与“洒脱之顿挫”这两者。
六、间或重拾着玩的油画,也终须结合画作之存放问题。对其画艺本身的意态,既不再有企求,自然也就不再有甚约束,总之是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罢,但基本原则是一般不要过于费时的。
好了,常态之下,诸艺皆如此这般进行。至于俗生有那必须耽搁的事儿要耽搁,却是说不得的,呵呵。

丙申将至之际,江南蜕心堂。



附——

2015年诗文书画清单


本年度因减慢《画中游》(正记)写作,却加大其他方面、尤其是杂感文字之数量,故尔情形与往年不同。大致统计如下:


一、文


1、谈艺系列文字一十八篇。


2、《颓楼品画》(续篇)序言及正文五十则(另加一则方拟题之初稿)。——预计共将写一百零八则。


3、《蜕心堂辨论》序言及试写之一则“画家必皆长于书”。
  
4、杂感文字连整篇带散议,为数恐亦有好几十罢。散议多入“QQ说说”及新浪微博。整篇篇名此略过不表。


5、网事残忆二十一篇。总数未拟。


6、新得一想法:随写《作画适时手记》,已试写了十来则。


7、《画中游》(正记)一十三篇(1034-1046)。


8、《画中游》(附记)五篇(91-95)


9、《画中游》补遗·(远岁拾英)九十篇(37-126)。




二、诗词


共一百二十三首。其中诗一百零二首,词二十一首。偶皆有同附序文者。




三、画


翰墨画作一百八十二幅,另加一“再作冯妇”——油画“开戒”之作。




四、书法(诗文手稿)


八十二件。



后记:今年之作似乎颇丰。特别是,不觉得,文字尤多……另有想法还草拟了点,待来年接着再完成。
  
  
今将本年度诗文书画清单理出并发布为日志。然后又将本月画稿、诗
文手稿拍摄输入电脑并用Photoshop处理成电子档资料。明日则接着
将其分门别类整理存档入库。自己给自己铺排的这些活儿,是得一一
地做哇……
另,做此类事时,亦有所感。这人一手伸向古老的文化艺术,如诗文
书画,一手却伸向现代实用科技,如计算机及其网络在自家所事范围
内的全方位应用,的确是挺有意思的。而且,一个人,也只有将他自
觉当会的都弄会,才不会受什么“卡拿”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6 11: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艺者之心,当长惦己之艺事……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反观吾辈近十年来翰墨作品,默然有思。方入新千年之际,固然因「

简之再简」理念使由之,画作多呈新奇貌并多少似蕴禅味,然有些确

已近于荒陋,或至少是令人觉着所示过少,因而缺乏纯粹视象方面感

受。04年后则重现丰满之态。次后五六年间,繁简混杂交错呈现,至

今于简而力避草率无物,于繁则戒之重陷迫塞累赘。是斯道真须吾人

专心致志平衡把握其前行航向矣!而不偏不倚之「中庸」状态下,却

又须将个人风格凸显于众,方不致埋没于世俗万千中规中矩「国画作

品雅阵」间,兹真真乃称何其难者。──则吾人除一如既往竭精殚虑

潜心斯道、且同时犹持以自在优游心境及所谓「举重若轻」之心态,

想来更又能怎地?
此亦为箧中旧稿。推算述此文时当为2010年。而时至今日,如此这般

思虑,依旧不时浮现心头。故尔得拟此题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11: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漫议文人及其作品之名,兼及“传统文魄”……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庚寅仲秋,偶游新都宝光寺及桂湖。前者,宗教与世俗气氛兼而有之

且乎浓厚,吾但观玩而已,存而不论。则后者深感于吾心。遥想那杨

公升庵,以状元郎之身任翰林院修撰,毕生著作等身,当日真是何等

风光或曰辉煌。其身后更喧显其地,致令桑梓百姓千秋引为殊荣。为

人至此,诚可谓功成名就矣。然或更以「雄视百代」之伟誉苛求之,

则吾今于《中国大百科全书(简明版)》中,见古今杨姓名人数十,竟

独独未见此公名号讳字。想来,倘以「一作名世」与言,此公那首《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不可谓不堪称「家喻户晓」;而客观

以论,斯人本身于后世之名,终是不能与罗贯中(其词作之引用者)

比肩。则斯事又能否单以「雅俗」(或谓「士夫文学」与「通俗读物

」)之别论之?恐怕亦未必。而事之于史,却端已是铁定不移矣。由

此可见,「作品之名盛于作者之名」,果真于文史间不应是甚稀罕之

事。然则,今另有一细节,吾未识其根由,唯敬请读者诸君思之以解

──升庵祠杨公座前,那日居然见一白发老翁,颤巍巍地由其中年子

嗣搀扶着,正在那厢虔诚下拜……此表明「传统文魄」终究不泯欤?

抑或斯举不过也类时下拜佛许愿般大俗、仅是欲沾沾「状元」之气以

求其护佑?


吾人虽极重人间文化传统,但决不单以这传统说事儿。

人生境界,若蚕翻眠。「四眠」之后,通体透亮。是以人称达者,堂

曰「蜕心」。


(箧中旧稿。推算述此文时当为2010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12: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静观今之“造星运动”……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偶见有资料说,今世之各种媒体,无论是传统型的或网络型的,皆通过各种手段,正在包装或准备包装一批“艺术大家”。常言道:无利不起早。彼甘愿作此“包装”事,当然是有利可图了,休论。这也是现今这特定之世予以了前提条件罢。唯自家联想到这几年来,一直都不时又从国内一些大大小小的媒体单位那儿,接到给咱的那些来电来函,邀请咱这样那样的,遂便明白,自己确是也忝列其中,——即是说,也已“荣幸地”被纳入这宏大的包装计划之内了。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一种人为的“造星运动”而已。且那资料甚至还显示说,被如此这般以不同方式及不同程度“包”或“造”过的艺者,至今已达两千来名。这便更是不能不令人深思。试想:如此名目繁多的“名家”、“大师”、“百杰”、“百强”或“实力派”,有的更还另加上“传世”或“雄踞当代”之类的修饰语(咱便接到过这样的通知,甚至还在未交“入录费”的情况下真被录入),且不单是国内的,还有冠以“海内外华人”头衔的(也不止一次接到过),这其中“水份”将会有多大,真的是可想而知了。喝,被“人工”授上了这样的“衔儿”,尔便真个已成那样的人物了么?稍具理性的人,哪里还用在个中困惑地寻求答案。不可否认,或许这数以千计的人,最终经历史检验,内中也确实可能会有那么几个大体算是名符其实者。但,说句煞风景的话:恐怕其中的大多数人,都会被尴尬地“晾”在那儿的。道理很简单:空得其名,并无其实嘛。尔当人们尽皆有眼无珠么?而正是基于这一点,咱久已对这疯狂社会的“造星运动”,怀抱着一种十分冷静的意态,默笑以远观之,同时一如既往只行自家的路。当然,话虽如此,亦须“辩证”地看待这件事儿。一方面是坚信,只有自身之修为真达到哪一步,才配享有那自然而然形成的声誉。另一方面,已然有如此众多的媒体关注到自己,纵使彼等亦是出于各自的目的,还想进一步怎的,但毕竟这事本身,就已经是自己,连同自己的艺文之事,“名声在外”了。回想一下在那“作品问世权”毫不由己、信息发布之控制有如铁桶般严密的时代,自己虽仍是长期苦苦写啊画的,却没有任何人给以张理的情形吧(叫你按其旨意写或画除外)!现今,则这纯粹是依照自己的意思写与画出来的东西,只要尚属于“纯艺文”这个范畴,好歹终也算是在一种类似深厚的水土积淀层中,开始“出泡儿”了呀……确实,问题就该是象这样看。由此也就有了个坚定不移的宗旨:社会允许“造星”,有人愿意“造”或“被造”,都尽管去吧。咱只独守在一旁,该怎样自我打造,就还是继续怎样自我打造。至于别的,唯四个字:顺其自然。反正咱是既无那份闲钱,也没那份闲心,去做这种“沽虚名而钓浮誉”之事的。




有梦曾称慰神元,无欲尤当擅胸次。

自知行于一条荆棘丛生之路,不过唯其如此,倒也感觉特别有味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1: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艺者既当虚心听取别人意见,同时自家又须有定见……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想来,身为艺者,这有无「艺术定见」,亦称至关重要。尤其是在这

网络时代,作品上了论坛,那可能出现的意见,端是非作者先期便能

料想。因之,如若为艺者本人「谦逊」有余,缺少了点执拗精神,人

批砸之则惶惑不安,或人称颂之,又飘飘然沾沾自喜,则哪得还能独

立特行于一己艺道,终多陷入无所适从境地。再譬如吾本身,因所涉

非止一艺,这诗文书画及其余杂艺等在人眼中孰优孰劣,不时也便为

人所议谈、甚至干脆便是欲依其喜好屡予「进言」而试图左右之。说

来可笑亦复可叹:此等事体,原属所谓「见仁见智」者,或纯系「接

受方鉴赏习惯之差异」,辩之实称无谓。比如一厨子,有人喜食其所

煮米饭,有人喜食其所下面条,有人偏好其「白案」,有人则偏好其

「红案」,然亦有人觉其手艺,全不对己口胃,此皆再自然不过。但

于此处,却又似乎多了一重「听取群众意见之态度问题」。好在吾辈

混迹网络论坛多年,因而无论人与事,实是颇历了些,所以一般也就

不与人较甚是非短长,别人说好说歹,听了只是暗自思忖与自勉自戒

而已。──偶然感及斯事,信意成此言。另有一点,不妨也顺带一提

:无论对何人之作,吾见之以为佳,自是心仪且是当取则取;不以为

然者,一笑离去而已。人之时间有限,当下各种选择亦多,吾人何必

于不如意处,对自家生命浪作耗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24 11: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关于词之长调与小令、画之大幅巨幛与斗方册页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段时间(箧中旧稿。推算述此文时当为2010年),吾之为艺,填词以

长调与小令错杂,而翰墨丹青事,则大幅巨幛与斗方册页并作。是以

就此多少亦有些体会。词之长调,内容曲折丰富,音韵庞然汇集,整

体回旋空间大,作者之意尽可于个中相对自由伸缩,则成篇自然起落

跌宕而有莽苍之感。恰譬如画之巨幅,境界既阔,场面亦大,云物悉

收于兹,是以万千点线纵横莫测,浓淡墨彩交相辉映,呈象亦自可臻

之厚实丰茂矣。吟小令与作小画却不然。前者字数既少,其内涵所涉

必不能过宽,而个中「词眼」或曰「点睛之句」,又曷可或缺,遂至

其篇必应畅达精警,方不致使人咏之而兴味索然。后者则篇幅固小,

而其画境仍可由作者自定宽窄。虽方寸之作也,内中何尝不可铺排宏

大场面以任观者凝神敛意而自在优游?至若只设小景,则情形与作短

词类似,同须于有限内容中彰显其菁华物象,且尤需独成完整格局,

而不至于令人觉着仅为裁截之作或课徒之稿。以上所言,俱属一时感

受,能否或多或少与艺道中人一点联想之资,则吾不得而知矣。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3 10: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艺者于深广的人生体验中,总可不断发掘出新的为艺题材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莫约两年多前(箧中旧稿。推算述此文时当为2010年),偶于网络间下

载得《全词谱》。当时即如获至宝,反复把玩之,且将个中词牌,凡

未曾填写过、且见之即「有感觉」者,一一依次填写。当时亦尝有一

颇深印象,因见其搜集发布者leolio于书尾附言,道是「我真的不相

信除了我以外会有人看完 」。今吾已将其最末「平仄韵错叶格」中

此前未填写过之《酒泉子》亦填写了毕。然则静思之:以此吾即敢言

「除吾外不信有人会将其如此这般」欤?世界之大,同食五谷杂粮之

人,其想法及行止,何人又可轻易料定?!今吾方回过头去,看这两

年中原已放弃不填的牌谱,现随着人生阅历与感触或反思之日深,是

否另有新的感觉。一试而果不其然焉。譬如《摘得新》这牌子,当时

摇头弃之,今却忽与吾《乡间杂诗·远年怀想》相联系得句曰:叹水

灵,菘园晓露清。满畦株叶茂,尽关情。如将清露比吾汗,未为惊。

──又如《解红》罢,当时仅局限于从儿女情长方面解读,致使并未

发掘出可写题材。而今方读一部新解密的现代史传,乃至偶发联想,

遂得句曰:久远事,黯嚣尘。个中奥妙闻未闻。闭卷时江岭融雪,夜

窗外竹柳含春。──此等情形,俱使吾进一步了悟这说来简单之理:

生活既称无限广阔,人心体验又何存阈限;而为艺者,只要于彼两「

无限」之境地着意探掘,则又岂会有「无所可为」之叹?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1 10: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词味”究竟为何?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两年因常将己词发布于网络,外界评论,时而有之。赞扬之语不消

说了,吾自识分寸,不至于飘飘然找不着北的。唯日前(此为吾箧中

旧稿。推算当为2010年左右所撰)论坛中或有评曰:无词味。此却令

吾离线有思。据实以言,既为词,本自岂非未防及此;日复一日、累

月经年之一切努力,原是只为己词大致象模象样。然这象模象样的「

词味」,又究竟为何?此似乎却端是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的。古之词派

词风,可谓多多矣,照如今吾辈看来,凡存史之词作,只有词味之异

,却断不能说是无「词味」的;而当日不同派别者相互间针对于此之

攻讦,真真又是曷可胜数。由此可见,一件词作欲得所有词人之认同

,确乎万难矣。然虽则若是,吾辈焉又能据此而全然漠视相反意见,

绝不自忖自省,以致闭目塞听、固步自封乎。──玄妙之辨此亦懒消

细加剖析了,日后吾之求此「词味」也,但填词时须进一步暗嘱其心

,慎勿类文,近诗,尤其休得混同曲子歌谣而已……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6 11: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艺文人士身后之名与其在世功名或浮名皆无关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幼少时,不明何以李绅、令狐楚与吕公著等辈,同为唐宋诗人,其在世时之身份煊赫,竟高于李太白、杜工部与苏东坡等明摆着如文化仙圣一般的人物。依当时之见,好象这拜官封爵,也该是以其文化贡献或才华高低(特别又还是为后世所真正认定者)为准似的。所见之幼稚,自不消说了。孰料当今现实情形之可笑,居然令当时之见可得一崭新注脚。君不见,诸如作协、美协、书协及其他各种与文化艺术甚或科技知识等相关之团伙圈界,莫不尽以职高一级,则便似才艺识技之“声望”皆已压盖过属下;且是这属下中的大批人,也渐渐惯于“在学术上”仰视其上司了。此内中所含,不论是无奈、可哀或竟直接便是劣根奴性,相信读者诸君自有评判,亦不消吾辈在这儿作甚认定。这儿要说的却同样也简单:一切才识技艺之高下精疏,其实哪可能以执之者所任行政职务为评判准则,原本便该是以这才识技艺本身说话,尤其又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一切的一切,被弄颠倒或至少是弄得不明不白了的,真的已是太多,太多……
此既曰谈艺,便排开别的,还是全凭艺文作品说话。但问题恰在于,艺文作品本身的价值认定——非附加价值,单指其艺术或文学水准自身——确实是需要相当一段时期,这甚至是超过了艺文人士本身存世期的这么一个时段。既如此,艺者在世时,受了诸多因素影响,或反是无关之人评议,必才相对公正。有关,则仰畏者,或有求者,当然也包括与之相亲爱者,多易及于溢美;另怀不同心情之相熟人士,则又会有其各种相应表现,——而除去其间的心怀磊落与识见清明者,往往是最难对艺者既有之些许声名(当此时,即姑且视之为“浮名”罢)予以承认。
进而又有一说。本来,尘世中任何真正不涉“有为而留名”事之人,各有其生活方式,皆属正常。然偏有那既不涉其事、又喜“站立干岸边”纠缠于此说三道四者,则其心理动机,不能不令人有思。人,即使做事,当然也未必成功。但,别人做此类事能感自足便罢,成功与否,毕竟与尔何干。而其如若成功及成功之大与小,则也只可能是以其作品最终为有识之士之认可度为准则。至于要说,这成功必须是以作者在世之日能够享荣爵获实利方才算数,则吾无语矣。只是想来这也十分正常。不然,又何以有“人生观差异”一说哉!
人生在世,一般不过短短数十年,真如白驹过隙,此固不必论矣。而作何面对这数十年时间,欲一己有所作为与否,当然只能是各随其意。这原本没甚对与错之别,说白了,皆是各自之生存选择权利。但可笑的是,还是有那般人,偏偏喜在此等无谓之事上死较高下,——且此仍并非是为事者对不为事者滥加评说、却还是不为事者对为事者以“心执不智”目之。当然,退一步说,人得能于桃源般境地中悠然自得一世,肯定是好。但其亦必须得辛苦劳作以谋生存才行。又,倘是仅将存活于衣食无忧与一无所求状态下的人,便尽以陶渊明视之,亦堪称误甚。五柳先生迥别于同乡芸芸中人者,在于其心志之高洁,尤其是在于能以朴美之诗文,述此高洁之心志连同耳濡目染之一切值得讴歌之物事。彼倘无此为也,不过乃一湮灭于茫茫史海之普通辞官田舍翁而已,又何能令后世之人知晓,且将其类比说事。故尔,归根结蒂,这人似亦还得有作有为,才行。而此“陶渊明式”之作为,自又与以艺文干谒俗世乃至权贵而求眼前区区实利之作为天差地别。对此,相信一切有目者悉可睹、有心者皆能识焉。
回归于本文题旨:艺文之人,即使旷达如陶公辈,最终也是以其实在之作为,在这过往之世,留下清名。此名也,何干“彭泽宰”官阶之大小,唯以其本身品质格调,震摄征服后辈人心。与“物”并提,彼固亦称“虚”;而就其荣誉自身言之,则委是沉沉甸甸、实实在在,又何虚浮之有?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艺术品网 ( 沪ICP备06042757号 )

GMT+8, 2018-1-23 18:06 , Processed in 0.51324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