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网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不完美”方为文人写意画艺术之本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17: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观“扬州八怪”原作念及古今画艺孰优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2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日前偶然观赏到“扬州八怪”等人之书画原作,其笔精墨妙,意蕴悠长,固勿论矣。唯于其清雅翰墨与完美画幅间、尤其又是其绝佳书法款识内,吾不觉颔首有思。倘然径以此古之书画理念为尺度,今人之作,诚是万难及古人矣。而客观以言,吾辈则向来认为:就其更为深广之造型艺术美(或曰视象之美)——无论其内在血肉与外部感官效果——论之,书画两艺,书法倒休言了,只这绘画,总体断然犹是今胜于古。至若这“胜古”之内外双方面因素,盖涉及面颇广,自不当是这短短几行文字便可说清道明;不过似有一点,吾辈以为,却端是在其间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那便是:画者作为普遍的人所共有的那份常情常心,于画中自觉与不自觉地鲜活体现。有此与无此,虽同为至雅之艺,给人之感,那差别,相信凡明眼人宁心以观,皆不会全无觉察。如不信,读者诸君可试将近现代一流画家之作作一相互比较观照,或便可知吾辈之言不谬。兹有吾人观彼扬州八怪之作后小诗一首,录此以供诸君参看。其诗也,关键字在于那“豳”,可全凭诸君会意生发了,呵呵。

观扬州八怪作品窃有所悟

点画笔痕俱胜今,
清思雅意亦堪寻。
终输后世缘何者?
或为豳风未浸淫。


重读兹稿时又附:此之所谓“今”,当泛指二十世纪以来也;至若现下今者,呵呵,达某唯笑而不言矣。


《达人谈艺》片段



接受现代文明理念与器用,同时钟情于原滋原味的传统生活。此或即吾“新文士”之所持也。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作画之际偶然念及一点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年后新伏画案,再依计划作三整纸大画时,脑中忽然念及一点:吾何不有意识将传统山水中所谓“南北宗”之笔意,与现实生活中之南北方山水图景,于一定程度上交错使用?简言之,南之山水蓊郁肥厚,刻意参以硬朗之笔,似可增强其骨感;北之山水疏峻雄奇,则另出入以丰润之笔,又必可滋补其血肉。如此一来,彼等宁非“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暗合天道,皆得其风神匀停之韵味耶?一孔之见,不敢独专,谨献于翰墨场内,究竟作何施行与充实扬弃,还看我道中诸君子的了。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10: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谈艺事之文二则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1、《蜕心堂长短句》自序

吾人毕生所历所感所思,皆隐含于内中矣。其悲欢离合之际遇,奋进退藏之因由,继而独善守朴、骋驰心海以实抒一己欲抒之现世及梦魇间种种意愿与情愫,悉可于此觅得点点斑迹。吾之倾心于兹,固缘自幼时情结。而不服于成论,即俗之所谓“词之盛世一去不返”,乃必欲以己之努力作一反证,当亦属斯事之内驱原动。于是近年来绘、文之余,晨昏苦苦吟诵,不单将一名曰《全词谱》书中所有词牌,只实在认定无聊无趣且远离人生者除外,逐一填写完毕,且是又还于网络间搜得别的谱子,俱填写罢或继续填写着。为是之要义,简言之,则多观吟其名而调寻自家毕生历感乃予以发挥。目下,此堪称吾人呕心沥血得来之篇什,不觉已经充盈吾箧;值此吾生逢经整甲之际,从中遴选出自觉还过得去者约二百阕上下,合为此集。私心窃以:有朝一日,当其篇什散佚,作者之名亦不可考,而其偶然混迹于古人词作中,读者尚不觉其过于伧陋,则吾愿已足。
吟诗填词,毕竟首先是为自己心灵需要之事。此“蜕心堂长短句”予以一己之快,亦只自知。俗生时常于后半夜醒来,借助现今小小电子阅读器,捂在被内信意浏览着它,黑沉死寂中,宛若真见其我,正娓娓与镜像之我道着心曲。个中滋味,谁复解之。而每渐疲倦之身,终又在极大之满足中重返黑甜梦乡,此却无论吾身醒睡,俱感清楚明白。
另,吾辈少不更事时,由无知导致无畏,虽亦有心有情,然每漠视词门规矩。今视之,堪笑矣。此不妨顺带告诫后学:凡类于是,至多,不过为己之懒怠开脱耳。

                  癸巳春 江南蜕心堂



另者:今在“诗词吾爱”网站,更得见“全部词牌 (共收录 820 个词牌)”,乃仍依己例,一一试填之,感觉真真过瘾!今之世,痴迷斯道若吾,想想也真有趣矣……



2、吾谓这“笔墨与生活”

作画时沉思:这画作中“笔墨”与“生活”兼擅,果亦颇值推究。想此二者本身于画艺之紧要性,固已毋须饶舌矣。然二者间何者更为重要,似也不宜过于偏向某方。要之,不过因人因作各有不同,或者各有所倚而已。“笔墨”强于“生活”者,往往趋于依附艺之史脉,但仍不排除有天资英纵者于形式本质方面开宗创派;而“生活”强于“笔墨”者,一般则尤其能够体现画作之有血有肉有灵魂。如此说来,真正伟大高超之艺,是必二者皆具,且分别须至达极致矣。然又有一点,则必须辨明:此“笔墨”与“生活”口号之提出,实为国朝前期之事。看似彼时艺界执牛耳者是亦真有见识。不过此则另有一点,却须也得认清:当时所倡“笔墨”,已稍拘囿于“造型写实”一路;而至若其所云“生活”,那更是与真正的现实人生,几乎不搭其界……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1: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场所”变换之际,欣言己之事境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今,达某喜甚。盖为所历数十载之久的职场生涯,今者便算是已至终程之地,尤其当此职事本身原非吾心真愿,实为彼时彼地社会历史诸因素综合使然。呵呵,对今之事,又好有一比:此颇似一远航之机终于平安着陆矣。虽仍须在那跑道上慢慢滑行上一小段,但毕竟已与此前境况,判之委实一如天地。至此“下机”之后,吾身当是依己所愿,去向兹俗尘凡世任何地方。——吾身果将去向何处?其实不过亦是沿袭毕生所行之艺文道路,继续前行而已。行则同属行矣,此际与彼时,又岂可同日而语哉!相信一切谙察事理之士,莫不皆可体会这等衣食无忧、生活唯以一己意兴为起始与终结之大快心境。又,行动既已无束,此前某些无法达成之事,今后俱可顺理成章达成。这近十年来,借助网络力量,海内固已有不少个人及单位皆闻吾名并识吾诗文书画,特别已时有欲得吾画之士。坦言之:画,画者血肉精魄凝结成之也,此生命所化之物,置诸网络虚拟世界供任何人清玩,固属自然;然任何人若果因爱惜而欲将其实物据之己有,则必亦不能不附出相应代价,此同样也当是自然而然之事。于此点上,吾自谓既不同于有些前辈画家,润格一定摒弃所有世故人情,亦不同于今之某些画者,唯重人间关系,等闲间即浪掷轻抛己作,甚而至于为些不便道明的缘故,竟恰似唯恐己画扔不脱手一般……总之,吾意乃情理物值双方因素兼而考虑,一切尽以具体态势为转移。日后,吾或以自由之身游历各地,届时将于此博客或“空间”及论坛内示以行踪,倘真有此前愿识吾人且欲据吾画而终莫可得之士,休管是藉吾便道甚或特意相邀,即俱可凭之以与吾联系。此段文字看似与艺文本身无甚直接干系,然吾此《谈艺》一文,原意便可涉及任何与艺人艺事有所瓜葛者,故尔此仍将其附之辑录内。


守坐家中画案前,思忖艺事。想这为人修学从艺,委实其“知识”与“见识”,都缺一不可。然只这二者之间,孰为轻重,却真当考较。吾意,后者显然更重于前者。盖任何知识一学即自知(尽管各人亦有量与速之差异),而见识未必以其单纯努力便可获得也。然则,举凡各种学艺,有哪般,又非是必具杰出见识,方能真正取得成就?故尔此事似也毋须多费唇舌。或又自诘之:无知之人,可真有见识欤?此倒也是的。有知之人,其仍有可能邻于冬烘;而有识之士,必不可能类同无知群氓。要之,见识必须借助相应知识,或换而言之,必要之知识,当为这见识之“底垫”;而一切知识,若已真在人心,又定能化作其人之见识矣。想来,俗语所谓“真知灼见”,即应指此。——唔,俗话既又有“响鼓何用重槌”之谓,吾焉能低看了读者诸君,只此打住罢。呵呵。

发帖时随附:今不觉弹指间数载去矣!当日设想,毕竟因各种俗务羁绊,多未能真正实行。唯铁定无移者:休论在甚场合下,则吾人自身“忱游于艺”之意态,始终莫可变更。——或竟莫如直接以一句大白话道之:艺者,是不会退休的。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11: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对自身之艺途探索,但听凭己心,岂能被市场左右……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年来偶有好艺者购藏吾画之事。本来,画者之作终将步向于此,原不足为异。吾此言及之,亦非它,不过仅借吾作在人眼中情形以反思吾艺耳。艺者最终艺术成就之体现、最终代表性风格在艺史上之被认可,兹事究竟当作何对待,这不能不令艺者本身认真思考。不妨就以畅明之例言之罢。譬如,近有购画人,在细心比较研究吾辈历年之作的情况下,承认吾今之作笔墨愈加老到深湛,整体画面也更加完善甚或是讲究,但又觉唯其如此,这画作却反少了些随意性,少了些平淡天真,故尔转觉格外看重吾人前些年作品(世纪之交吾人尤重率性寄情、画面亦相对简淡之作)。吾不能不认为此相当有见地。其实以吾辈心性,及吾人对翰墨之道的认知连同对己身一世应成功业之自我审度,皆本是基本倾向认同于此的。但问题在于,若为画之人,倘然是其身方入中年(且仅指自然属性意义上之中年而非是国画家特定之中年),艺事探索便已止步,永远只画些惯性作用之下的东西,那是否也确实有些令人遗憾。甚而至于,若是在此基础上,其艺事实上也还存在未臻完美之处,则己身即已自囿于此,似乎,多少也便有了些“程咬金三板斧”之嫌疑。有鉴于是,所以吾辈即使明知其艰、甚至于有时还明明自觉其烦,也都捺定性子,咬紧牙关,必欲在一生艺途上有所变化与所谓“突破”。冷静想来,艺者成就毕生功业,原当便是在此反复磨砺、乃至于作品本身都已不乏相悖之状的情形下,才一步步走向完善成熟的。或者,就算是退一步说,今日之后,吾人画作面目已是再不改变,最后世人真正从心底爱好的,也只是吾辈中期画风,那也不能据此断定,吾辈此段时期之艰苦探索,便没甚意义,或纯属是自讨苦吃。为艺者,还是听凭己心,一往无前地将自家的路走到底罢!再说了,不遍行诸路,尔又何知,世路之中,哪条方是尔的。可怜艺者,实是必穷其一生之精力膏血,方或可凝就其画幅间之至美华墨丹朱。此风味不一之长长珠串也,至若世人到底是喜爱其中的哪些颗粒,也就端是由不得艺者本人了。另换句通俗些的话说:画家自己以一生努力打造成的“艺术品牌”,自然已在其中,至于它如何被人认定,最终,还是且就听命于观众中识者的普遍意见罢。据以些小之事,又谈上了这许多,其多少有无价值,也仍由读者诸君说了才算。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1: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藏区所得色彩之启迪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癸巳新秋游历西藏,骤然置身于迥异素常之存在氛围,其无论视、听、嗅、味,乃至触摸与呼吸诸感,皆尽觉奇特陌生。而在此境地再行感知彼之整体“形上”精神,实是从前身在内地时断不可比拟。其地基本状态,俱与宗教文化密不可分,固毋须言。则其间若仅以视觉感观论之,于吾画者,亦称有所启发焉。最明显之感觉,是为其地极善搭配运用强烈鲜艳色彩,休管赤、黄、绿、蓝与黑、白、金、银,举凡绝对纯粹之色,莫不尽以最饱和状态用之,而其效果之佳好,实出吾汉家审美传统之外。思之,此果是民族性格及认知观念甚至于人生态度使然欤?观彼浓烈色阵,其爽快明朗与敢作敢为之雄豪特性,甚而至于那虔敬专一、既经认同某种理念遂从之九死而无悔,如此这般之高蹈意态,无不隐含于内中。转而观之吾汉家习惯用色,其民间色彩,纵亦浓艳,则似稍失之轻佻;庙堂高雅之色,优长之处,自是涵浑且趋于内敛,然有时,却不能不觉其略显沉闷了些。而此等差别,基本已属彼此间不可取法与仿效、一经彼此取法与仿效便必伤及自身根本面目之事体也,兹指认之,不过借辨析其异,以反作对己状之进一步认同耳。——虽然,作为吾辈画者,有限地猎奇或尝试于彼法,毕竟亦无甚不可。不知此说,观者是否可予认同。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4 17: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为事,除须好心态,亦须坚恒之力……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暗思,今之为艺者,所面对之事,是真须保持良好心态。盖必须于尘俗干扰中,葆童心,存诗怀,执韧性而发恒力,方可沉浸于一己之夙志间。然则这童稚之心、诗人情怀与僧侣般之刚强意志,欲要互不干扰甚至相辅相成共融于一体,又岂乃易事焉。所幸反顾己身从艺半世纪之历程,尚属平和自然而并无矫情地便做到了此点。个中过程,于今言之,实已浩茫有如烟海,即欲举例说明,亦果是难以觅得述说由头。唯信意盘点毕生所为,殊可知会所言非谬。吾一世所作之各主要部类,如中西画及造型杂艺,绘画史论与谈艺诸文,自述己画相关物事之“画中游”系列文字,小说类之大部头长篇连同若干中篇,诗词类之数部集子,凡此等等,皆已渐为世人知,无须乎再详谈其规模以证己之所付心力了。另反观及一事,其实似乎倒是颇可印证此段文字开篇之所言。兹不妨将一些琐细数据罗列出,以供读者诸君测验。其事是在吾人将欲借这计算机网络对外推出自家艺文之时所为。当时,首先便是以这初拿鼠标其小箭头即乱蹦乱跳逃逸出屏幕之手与对整个电脑一派浑茫之心,终至可独立面对一台裸机,基本算是有条不紊地完成多硬盘、多系统、全功能的个人多媒体电脑应用设置,包括本机管理与网上运作。其次,又以笨拙之手,学成五笔字型中文输入法,乃用其一下下地向机内陆续敲入了三百万左右的文字。再次,更以扫描仪与数码相机,将自家当时已有的六千来幅画作(后来又渐有上千数之新作加进)扫摄进电脑,还特意学会“Photoshop”,才得以将那般数量的国画照片上,皱巴巴的宣纸表面,一一细心抹平以如诸君所见……而凡此所述之一切,须知,可全然是与文学艺术之事本身无关哦!且是吾辈非官非商,焉得有秘书或助手代劳,完全彻底皆是一己所为,还得是在了却俗身所有必要事务之前提下。此言及恁样琐屑不堪之事,非它,只为论证本文宗旨。幸喜吾人自感在此繁琐中,依旧保住了童心与诗怀,照样在从事自己心爱的艺文之事,而且这所有一切,俱是在兴致勃勃状态之下进行。——所言对于我艺文中人士,倒是多多少少有无一点儿启发或借鉴作用,达某不敢妄自揣度了,仅道出此事实情而已。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9: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可控自在间,潜心于自我认可之艺事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时常面对自家毕生所写与画出的恁一大堆玩意儿,窃然思忖。兹二事,固已与吾生结不解之缘矣。而倘使因甚缘故,吾人只可为其一事以舍弃另一事,则吾究竟当作何取舍?久掂量之,竟终无结果。旋暗笑且自喜:又更有何者,可违吾辈此意志焉?斯诚属自由之可贵矣!而吾辈大可永在此二者间独来独往,自在优游。乃转又念及二事中相对细微者。如绘事:今,擅技艺之人,岂在少数;有各种“想法”之艺人,亦层出不穷。以是吾人曷须赶风跟潮以较,自守其初衷,放怀感悟今世一切、不排除入目触心之任何新鲜物事,而将至诚秉性灌注于尽可能平实之“艺壳”内,似称可矣。又如“写”事:吾文坚守吾道,无必欲言者切戒滥言之,而言则必直抒胸臆,径指鹄的,固毋须辨识。只这旧体诗词写作,近年来亦占一己写事之相当比重。今,溺于古诗词写作中之士子仕女,诚属大有人在;即使外究其格律而内具此所需性情者,又何乏其人。则堪憾者,其多为固有之“吟咏唱酬”模式所囿,整个稍泥于古;或意欲破藩、有出新之志却又坏于“过新”之语,致有形式与内容颇不相称之状。其实,以吾今体会,为斯事,必取“旧瓶”,格律章法,一般绝不浪以“破”字为辩解,自不消说。而就算是落实到具体之遣词造句等事上,也都非是不依其基本规矩的。要之:欲为此事,最好也求其“中正”,不蹈生僻古涩,不落直白伧浅,唯居“合度”之位——而此之度,则似乎以在“古白话”范围内为宜……随兴念及兼言及于此,也算“有其意而方发,中的即止”了,呵呵。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7: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于困苦无望中,为人行事亦守底线,方称敬、诚……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尝思,这人之本性,确也即令是较之于江山而更加“难移”。回想吾辈当年在那大巴山区某县中学任教,人虽尚处青少之时,但也已饱经尘世忧患,遍尝社会不公乃至于满心怆然有如沧桑老者。愤世嫉俗之际,亦觉世皆负我,则我何必还须至诚待它。于是由远而近,便想到只这并非因自家意愿得来的职业,又还那等认真怎的。可说归说了,却时不时忽然发现,即使是在批改美术作业时,自己给学生打分,亦斟酌再三而犹难以轻易下笔;至于改历史试卷或作业(“史地”当时常为美术教师兼任学科),则更是连错别字,也从不放过。由是摇首笑叹之余,还是只得遵从一己自来习惯焉……今念及此,非是想要自诩甚“师德情操”,唯只悟得:人要做事,还当真须是将那虔敬之本心,连同待物之笃诚,作为纵然是在无知无觉间亦不会逾越之底线,方可期之于事之有得有成。固然,这事之“得”与“成”,也决非是据之即必能者;但话说回来,就算是其余因素汝皆具备,只这自身却已欠缺了“敬”与“诚”,那事情又如何可做到尽善尽美。谨以此喻,引之于艺,但请咱为艺之诸君子,不妨平心静气,也作一思。
——箧中旧稿,述文时大约为2014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0: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回老屋。黄昏小酌灯下,微酣温热之际,心思亦甚活跃。忽念及久觉吴冠中先生“一百个齐白石也比不上一个鲁迅”之语不妥,主要是将完全不具可比性之二者牵强比较。而此等比较,老实说,不仅无益,倘延伸其义,反可引出许多荒谬可笑之结论。吴之语,实则基于“用世效果”。单以此言,当然不假。但,若说开了去:再犀利的言谈家,恐也比不过实干者;众多实干者,或亦不及一手握权力者;而一般位高权重者,又怎及得一极权者?此皆从人类社会进或退之实效看。倘更从人类基本生存要义方面看:若无吃食,任有天大权力者,恐也比不得一位“袁隆平”;而如若在摊上重大疾病甚至瘟疫等自然灾祸的生死攸关当口,或又得数“伦琴”、“詹纳”、“巴斯德”等人之力无与伦比矣。总而言之,要比人的贡献或作用,只可能是在特定的领域或特定的情况下进行比较。此言亦仅提供一基本思路而已,具体例子,实在不胜枚举。同时亦望休要计较于具体所列人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11: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谈艺》文字中未经发布之“戏言”者数篇
    ——述文时大约为2014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一、

身为受所谓“命运”播弄,起自生活底层之艺者,吾生性并未堕入甘心听任其荣、辱、予、夺之无为境地,从来仍愿以己之微力,与其抗争。由是对神只敬而远之亦久,且对算命打卦一类活计,俱一笑而避。然则日前在网页中偶见“QQ号码测运气”一项,因一时无事好奇,姑顺手将己号输入以算。孰料竟得大吉之签如下:

运情总结:
大吉+官运
幸运星:
★★★★★★☆
签文:
根深蒂固,蒸蒸日上,如意吉祥,百事顺遂
解签:
进取富贵又如意,智达明敏扬名威,名利寿福皆此得,前途光茫好鸿图。外缘殊胜,容易得人之助力及予人好印象。

人听好言如何不喜,奈何笑而不信,因见还有别家“测运机”,遂换而再测算之。又得签曰:

『吉』 独营生意,和气吉祥,排除万难,必获成功。

仅依两签之言观之,似乎皆与吾今境况存有连带关系。由此及彼忖思:难怪世人容易信此,盖明达心性若吾,闻斯言犹然不拒也。转而却又再想下去。——倘此身日后情形全与签语无干,或干之甚微,倒不说了。如若居然基本应验,则吾从此即当笃信于是欤?思之有顷,终至摇首默笑。道是:人若自身不作努力、便执某号偶尔得中此签,不信彼等好事,还会从天而降!譬如吾这艺文海内之“独行侠”,即便终能成其“正果”,其果,剖析之,内瓤似亦当为:一,吾艺名渐起,利亦随之小至,悉出自吾近半世纪锲而不舍之苦斗,虽历尽苦难,然其心未悔而其身未怠;二,吾性理智、明达因以得臻宁静自足之福境,也非外力所赐,皆是己心在困黑之间,如蚕蜕数番,终化而为蛾;三,吾今年逾花甲,身体状况大致犹同于青壮年时期,倘长此以往,寿亦有望,此似当得之于吾辈长年累月简朴健康的生活方式,不为虚名趋凶且不因浮利蹈险,并坚持自乐于“修炼”式之诗文书画境地,久以身处尘世之“地仙”居之;四,吾有好人缘,只因是吾深居简出,虽不为人识时或被目之为孤傲则一旦相交人必知吾坦诚,况生平决不作那损人利己之事,是以正常之人,何须憎吾而天然可与吾友善相处。诸吉既已落于实处析之如此。唯“官运”一说,吾笑而尤觉开心。非欲静待其至,是笑其如何可能得与吾辈有缘也!吾生今世,打从青少年时代起,即断然自行与其途绝,何况彼途众人趋之若鹜,岂是须“抓壮丁”般弄人去凑数焉?唔,呵呵,其实细想起来,前几年,还真有一稍稍类似之事,被吾婉拒了。那是吾在网络中渐为人知后,一日忽接得通知,道是某军政离休干部团体,有些书画中人士准备出画册,要邀请若干“社会知名书画家”参加,且是明说了,当然不会再要被邀请者出甚费用。此事或许会被人认作机会。则吾真心不以为然。试想,吾人一介布衣,与之不伦不类的,跻身在那厢,倒是象它个啥呦……嗯,言归正传。所述一切,无非皆为说明:人这“命运”,看来除去特定的环境之类因素外,果是多由其“本性”与习惯所为而决定。今吾将此纳入《谈艺》话题,不知读者诸君,可否感觉唐突。不过,不管怎样罢,吾谈归谈了,听者,尤其是听者中之文人艺者,当对此作何看待或理解,还真就只是其自家之事。


二、

己生之“手执八艺”,向戏言之矣。且这“八艺”间,相对之优劣,后来亦又认真加以排序认定。只今忖度之,其每一种类,终须还得一更加审慎之客观评价或盘点,否则,又与那口无遮拦的愣头小子,有甚区别。因以逐一叙于后——其一、中国画:自是山水为主而偶及人物与花卉鸟兽虫鱼。通通皆致力于“真性情、实感受”前提下之兼具“文气”与“理技”的写意一路。至今(2014年8月),大约已存有七千幅上下的画作,并一般都总名之曰“蜕心堂存墨”,而以编年体方式,录入个人电脑画作库备查。其二、文章:有长篇三部曲小说一套,中短篇散、合集计十九篇,“中西画品录”共三部,《颓楼品画》一篇(上下编),“谈艺”系列文字数百节,“画中游”(包括附记及补遗)近一千二百篇(抵至此发帖时止,已达一千五百篇以上),以及另有杂类文字若干。各种文字之字数总和,应在二、三百万间(抵至此发帖时止,已达三百余万)。整个俱遵循“不求闻达于今世、但毋有负于己心”之理念得成。三、诗词:已有旧体诗词包括律、绝、古风、小令及中长调或约不下千首(抵至此发帖时止,似已不低于一千三百首)。早期之作任情率性,后渐依格律为之,而真情实感并未因之减退,尤其以词之“常情化”与诗之“现代世俗田园性”,有别于他人,整个诗词作品字数亦早当已在十万之上。四、西画:天既不允吾于此界与人争雄(原因读吾其他文字自知),盘点止之于1994年之作,含油画、水彩、水粉、素描、速写作品及习作莫约三、五百件(后者为若干本),整体基本依照“现实主义”之路成之,虽于己而言已排除在“看家本领”之外,所幸亦有画作得以入选刊登于国家邮票,且早有画作得有海外人士予以收藏。五、雕塑:起自“业余”反致用或被认可于世,有重庆歌乐山大型巴文化群雕,以主创者之一身份参与;原重庆会仙楼“秦王商厦”正门双柱《白驹逐龙》、《朱雀舞日》,无论其设计或制作,均独力完成;重庆涂山禹迹字壁《涂山魂》巨型浮雕稿,虽因阴差阳错之由未能实际问世,仍得相关方面之充分肯定。六、书法:一己定其性质为文士稿迹而非书家之作,多配合自家诗文,以实体手稿形式出现,且于电脑中分别编录入每年画作之“附录”间。七、篆刻:仅因己画用印为之,为件不多,亦久已“收手”。八、实用美术:早期迫于生计而为,芜杂而难于归类,后一度欲致力于电脑图片设计处理,终因时间精力不济而自止之,忖思其整个水准,至多忝居中上而已。一生犹有其他意愿,或亦因时间精力不济、或竟别有他故,多半已无可能实现。其中尤以尝予草拟之数则文题(略过)为代表。作为自定义之“文士”与“画者”,此生迄今为止之为与欲为,尽已在斯;形诸文字,并编录入兹“谈艺”系列,以作存档。


三、

近日作画时己心偶有自识、自励与自戒如下:
黄宾虹、张大千、陈子庄、傅抱石、李可染,俱山水画道中各开一路而共为吾辈所折服仰慕者。而彼等先贤,虽堪师法,又何可再生,故尔说到底,其艺路反应成为后学之警示。至若吾人今生之精诚努力,不过确欲在此等如雷贯耳之大名头外,另立或亦得以为人所认同之小小名头也,又安能、且安有必要真成为那黄宾虹、张大千、陈子庄、傅抱石、李可染之第二乎?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艺术品网 ( 沪ICP备06042757号 )

GMT+8, 2019-5-22 07:36 , Processed in 0.40503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