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网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不完美”方为文人写意画艺术之本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17: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观“扬州八怪”原作念及古今画艺孰优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2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日前偶然观赏到“扬州八怪”等人之书画原作,其笔精墨妙,意蕴悠长,固勿论矣。唯于其清雅翰墨与完美画幅间、尤其又是其绝佳书法款识内,吾不觉颔首有思。倘然径以此古之书画理念为尺度,今人之作,诚是万难及古人矣。而客观以言,吾辈则向来认为:就其更为深广之造型艺术美(或曰视象之美)——无论其内在血肉与外部感官效果——论之,书画两艺,书法倒休言了,只这绘画,总体断然犹是今胜于古。至若这“胜古”之内外双方面因素,盖涉及面颇广,自不当是这短短几行文字便可说清道明;不过似有一点,吾辈以为,却端是在其间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那便是:画者作为普遍的人所共有的那份常情常心,于画中自觉与不自觉地鲜活体现。有此与无此,虽同为至雅之艺,给人之感,那差别,相信凡明眼人宁心以观,皆不会全无觉察。如不信,读者诸君可试将近现代一流画家之作作一相互比较观照,或便可知吾辈之言不谬。兹有吾人观彼扬州八怪之作后小诗一首,录此以供诸君参看。其诗也,关键字在于那“豳”,可全凭诸君会意生发了,呵呵。

观扬州八怪作品窃有所悟

点画笔痕俱胜今,
清思雅意亦堪寻。
终输后世缘何者?
或为豳风未浸淫。


重读兹稿时又附:此之所谓“今”,当泛指二十世纪以来也;至若现下今者,呵呵,达某唯笑而不言矣。


《达人谈艺》片段



接受现代文明理念与器用,同时钟情于原滋原味的传统生活。此或即吾“新文士”之所持也。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作画之际偶然念及一点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年后新伏画案,再依计划作三整纸大画时,脑中忽然念及一点:吾何不有意识将传统山水中所谓“南北宗”之笔意,与现实生活中之南北方山水图景,于一定程度上交错使用?简言之,南之山水蓊郁肥厚,刻意参以硬朗之笔,似可增强其骨感;北之山水疏峻雄奇,则另出入以丰润之笔,又必可滋补其血肉。如此一来,彼等宁非“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暗合天道,皆得其风神匀停之韵味耶?一孔之见,不敢独专,谨献于翰墨场内,究竟作何施行与充实扬弃,还看我道中诸君子的了。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10: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谈艺事之文二则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1、《蜕心堂长短句》自序

吾人毕生所历所感所思,皆隐含于内中矣。其悲欢离合之际遇,奋进退藏之因由,继而独善守朴、骋驰心海以实抒一己欲抒之现世及梦魇间种种意愿与情愫,悉可于此觅得点点斑迹。吾之倾心于兹,固缘自幼时情结。而不服于成论,即俗之所谓“词之盛世一去不返”,乃必欲以己之努力作一反证,当亦属斯事之内驱原动。于是近年来绘、文之余,晨昏苦苦吟诵,不单将一名曰《全词谱》书中所有词牌,只实在认定无聊无趣且远离人生者除外,逐一填写完毕,且是又还于网络间搜得别的谱子,俱填写罢或继续填写着。为是之要义,简言之,则多观吟其名而调寻自家毕生历感乃予以发挥。目下,此堪称吾人呕心沥血得来之篇什,不觉已经充盈吾箧;值此吾生逢经整甲之际,从中遴选出自觉还过得去者约二百阕上下,合为此集。私心窃以:有朝一日,当其篇什散佚,作者之名亦不可考,而其偶然混迹于古人词作中,读者尚不觉其过于伧陋,则吾愿已足。
吟诗填词,毕竟首先是为自己心灵需要之事。此“蜕心堂长短句”予以一己之快,亦只自知。俗生时常于后半夜醒来,借助现今小小电子阅读器,捂在被内信意浏览着它,黑沉死寂中,宛若真见其我,正娓娓与镜像之我道着心曲。个中滋味,谁复解之。而每渐疲倦之身,终又在极大之满足中重返黑甜梦乡,此却无论吾身醒睡,俱感清楚明白。
另,吾辈少不更事时,由无知导致无畏,虽亦有心有情,然每漠视词门规矩。今视之,堪笑矣。此不妨顺带告诫后学:凡类于是,至多,不过为己之懒怠开脱耳。

                  癸巳春 江南蜕心堂



另者:今在“诗词吾爱”网站,更得见“全部词牌 (共收录 820 个词牌)”,乃仍依己例,一一试填之,感觉真真过瘾!今之世,痴迷斯道若吾,想想也真有趣矣……



2、吾谓这“笔墨与生活”

作画时沉思:这画作中“笔墨”与“生活”兼擅,果亦颇值推究。想此二者本身于画艺之紧要性,固已毋须饶舌矣。然二者间何者更为重要,似也不宜过于偏向某方。要之,不过因人因作各有不同,或者各有所倚而已。“笔墨”强于“生活”者,往往趋于依附艺之史脉,但仍不排除有天资英纵者于形式本质方面开宗创派;而“生活”强于“笔墨”者,一般则尤其能够体现画作之有血有肉有灵魂。如此说来,真正伟大高超之艺,是必二者皆具,且分别须至达极致矣。然又有一点,则必须辨明:此“笔墨”与“生活”口号之提出,实为国朝前期之事。看似彼时艺界执牛耳者是亦真有见识。不过此则另有一点,却须也得认清:当时所倡“笔墨”,已稍拘囿于“造型写实”一路;而至若其所云“生活”,那更是与真正的现实人生,几乎不搭其界……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1: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场所”变换之际,欣言己之事境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今,达某喜甚。盖为所历数十载之久的职场生涯,今者便算是已至终程之地,尤其当此职事本身原非吾心真愿,实为彼时彼地社会历史诸因素综合使然。呵呵,对今之事,又好有一比:此颇似一远航之机终于平安着陆矣。虽仍须在那跑道上慢慢滑行上一小段,但毕竟已与此前境况,判之委实一如天地。至此“下机”之后,吾身当是依己所愿,去向兹俗尘凡世任何地方。——吾身果将去向何处?其实不过亦是沿袭毕生所行之艺文道路,继续前行而已。行则同属行矣,此际与彼时,又岂可同日而语哉!相信一切谙察事理之士,莫不皆可体会这等衣食无忧、生活唯以一己意兴为起始与终结之大快心境。又,行动既已无束,此前某些无法达成之事,今后俱可顺理成章达成。这近十年来,借助网络力量,海内固已有不少个人及单位皆闻吾名并识吾诗文书画,特别已时有欲得吾画之士。坦言之:画,画者血肉精魄凝结成之也,此生命所化之物,置诸网络虚拟世界供任何人清玩,固属自然;然任何人若果因爱惜而欲将其实物据之己有,则必亦不能不附出相应代价,此同样也当是自然而然之事。于此点上,吾自谓既不同于有些前辈画家,润格一定摒弃所有世故人情,亦不同于今之某些画者,唯重人间关系,等闲间即浪掷轻抛己作,甚而至于为些不便道明的缘故,竟恰似唯恐己画扔不脱手一般……总之,吾意乃情理物值双方因素兼而考虑,一切尽以具体态势为转移。日后,吾或以自由之身游历各地,届时将于此博客或“空间”及论坛内示以行踪,倘真有此前愿识吾人且欲据吾画而终莫可得之士,休管是藉吾便道甚或特意相邀,即俱可凭之以与吾联系。此段文字看似与艺文本身无甚直接干系,然吾此《谈艺》一文,原意便可涉及任何与艺人艺事有所瓜葛者,故尔此仍将其附之辑录内。


守坐家中画案前,思忖艺事。想这为人修学从艺,委实其“知识”与“见识”,都缺一不可。然只这二者之间,孰为轻重,却真当考较。吾意,后者显然更重于前者。盖任何知识一学即自知(尽管各人亦有量与速之差异),而见识未必以其单纯努力便可获得也。然则,举凡各种学艺,有哪般,又非是必具杰出见识,方能真正取得成就?故尔此事似也毋须多费唇舌。或又自诘之:无知之人,可真有见识欤?此倒也是的。有知之人,其仍有可能邻于冬烘;而有识之士,必不可能类同无知群氓。要之,见识必须借助相应知识,或换而言之,必要之知识,当为这见识之“底垫”;而一切知识,若已真在人心,又定能化作其人之见识矣。想来,俗语所谓“真知灼见”,即应指此。——唔,俗话既又有“响鼓何用重槌”之谓,吾焉能低看了读者诸君,只此打住罢。呵呵。

发帖时随附:今不觉弹指间数载去矣!当日设想,毕竟因各种俗务羁绊,多未能真正实行。唯铁定无移者:休论在甚场合下,则吾人自身“忱游于艺”之意态,始终莫可变更。——或竟莫如直接以一句大白话道之:艺者,是不会退休的。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11: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对自身之艺途探索,但听凭己心,岂能被市场左右……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年来偶有好艺者购藏吾画之事。本来,画者之作终将步向于此,原不足为异。吾此言及之,亦非它,不过仅借吾作在人眼中情形以反思吾艺耳。艺者最终艺术成就之体现、最终代表性风格在艺史上之被认可,兹事究竟当作何对待,这不能不令艺者本身认真思考。不妨就以畅明之例言之罢。譬如,近有购画人,在细心比较研究吾辈历年之作的情况下,承认吾今之作笔墨愈加老到深湛,整体画面也更加完善甚或是讲究,但又觉唯其如此,这画作却反少了些随意性,少了些平淡天真,故尔转觉格外看重吾人前些年作品(世纪之交吾人尤重率性寄情、画面亦相对简淡之作)。吾不能不认为此相当有见地。其实以吾辈心性,及吾人对翰墨之道的认知连同对己身一世应成功业之自我审度,皆本是基本倾向认同于此的。但问题在于,若为画之人,倘然是其身方入中年(且仅指自然属性意义上之中年而非是国画家特定之中年),艺事探索便已止步,永远只画些惯性作用之下的东西,那是否也确实有些令人遗憾。甚而至于,若是在此基础上,其艺事实上也还存在未臻完美之处,则己身即已自囿于此,似乎,多少也便有了些“程咬金三板斧”之嫌疑。有鉴于是,所以吾辈即使明知其艰、甚至于有时还明明自觉其烦,也都捺定性子,咬紧牙关,必欲在一生艺途上有所变化与所谓“突破”。冷静想来,艺者成就毕生功业,原当便是在此反复磨砺、乃至于作品本身都已不乏相悖之状的情形下,才一步步走向完善成熟的。或者,就算是退一步说,今日之后,吾人画作面目已是再不改变,最后世人真正从心底爱好的,也只是吾辈中期画风,那也不能据此断定,吾辈此段时期之艰苦探索,便没甚意义,或纯属是自讨苦吃。为艺者,还是听凭己心,一往无前地将自家的路走到底罢!再说了,不遍行诸路,尔又何知,世路之中,哪条方是尔的。可怜艺者,实是必穷其一生之精力膏血,方或可凝就其画幅间之至美华墨丹朱。此风味不一之长长珠串也,至若世人到底是喜爱其中的哪些颗粒,也就端是由不得艺者本人了。另换句通俗些的话说:画家自己以一生努力打造成的“艺术品牌”,自然已在其中,至于它如何被人认定,最终,还是且就听命于观众中识者的普遍意见罢。据以些小之事,又谈上了这许多,其多少有无价值,也仍由读者诸君说了才算。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艺术品网 ( 沪ICP备06042757号 )

GMT+8, 2018-10-22 01:42 , Processed in 0.44952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