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网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不完美”方为文人写意画艺术之本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19: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新山水画诀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自序

吾辈颇历时日之《新山水画诀》,今终于得成。此事自萌生初念时起,即知大有难度:其既须是高屋建瓴,体现完整之所谓“专业识见”,又须具备一般意义之所谓“文采”,还不敢将文字写得过长过杂。盖因史上已有王维、荆浩、郭熙等古贤光照千秋之雄文在彼,后世任何缺乏份量的文字与之相较,不言自明,皆会被撞碰个落花流水;而倘仅只是玩弄文字、亦步亦趋地也说上些类似的“雅话”,并没个自家全新的见识,则不过是“腐儒”或“冬烘先生”所为,定然为这自号“达者”之人所不取。又,此既称“新诀”,自然便该是既与“旧诀”一脉相承,也得多少与之在风味上有些区别才好。倒也不知是否生性便不识天高地厚了,一念既萌,必欲竭力一试。乃将己身数十年间对兹道之体会认识,悉以此所需具之文章体势,择其要一一道出。本文自当是属骈散结合之赋体。文中,画者面对将作之山水画图时,自身之基本意态,及对客观景物之种种判识,尤其对今世新物之处置方法,包括对这整个“今式山水画”当作何要求等,尽已大略涉及,且是同时特别注重其叙述语言之文学性、文字触目之形象性与画儿般之“意境感”,甚至包含入耳时之音韵感觉。其文字得有“望文生义”之生动形象性,毋须说了,因为毕竟是谈论画道之文。至于“音韵”一说,实是窃盼通过各式各样长短与组合不一的句式,在诵读时,得能有着某种舒驰有度、节奏旋律分明却又浑然一气之“交响”效果。自然这样一来,写作时之字斟句酌,乃至于对每个标点符号的推敲,俱是十分在意。——昔时有件小事,实若无形动力,暗暗推撑着此心。彼时吾辈《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发布于网络,有读者(秋水鹤影)赞道:“愚尝读唐宋元明清以来品诗论词之文,未觉有此文之境界气度与汪洋恣肆也!”所以看来吾人做事一向摈弃任何现世之虚名浮利,唯以不愧对艺文本身与世之识者为目标,还是有其道理。这亦与吾辈“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的人生态度相吻罢。达某此生兢兢业业事于艺文,久已不望还得当朝官家旌表甚的了;唯对先贤及屡世挚爱艺文之士,则永远恭敬有加。不妨坦言:吾身虽在草野,而此心不揣冒昧,窃以众先贤之继承者自居,凡有所为,亦只望得经后辈艺文之士认可。
另,一时兴起,特地尝试将本文转换为一繁体字稿,偶尔把玩,倒看是否有着远岁时读“古画诀”之类似感觉,呵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画山水,气格为上,笔墨辅之。画者以冲淡情怀,感天地万物大境,秉探幽访微心志,直入渺荡玄虚,捕捉造化精神,而于尺幅内率意表现。既审度千里于脑海,复谋划平面于胸膈,凝神敛气,驱墨布彩,诸象乃一一自然发生。方当彼时,必具吞吐大荒之豪兴,自觉可代造物者立言。所画亦同自然物候,首须区分四时节令、朝曦暝暮、风雨阴晴。春景柔媚,如十三女儿天真烂漫;夏意沉郁,如人之盛年,虽似无为而势欲勃发;秋境疏爽,最具情致,收放之间足寓悲喜;冬味寂寥,多主敛藏,则看将死灭却生机存焉。拂晓,一缕阳精未出,千山岚气微动。既出,川原禾草复苏而人意熙然。待霞光尽散,觉云华初结。村落历历毕现于大野,街镇悠悠澹隐于轻尘。卓午方至,影像明晰,百物轮廓坚挺;时之将晡,光雾迷离,几欲致身倦怠。斜照下转而风景奇好,漫目青山,直连天际,角隅处少露一二水滨。渔唱中益显溪浦开阔,数点白帆,驶向江头,迎面者多属浩茫滩岸。薄暮黄昏,情味忒足。黛岭似并刀剪得,含玄带紫,恰嵌入凸出般愈见其靓丽之空霄帷幕;残阳如燕脂染成,挟朱洒金,犹留连返照时渐趋于寂静之家国河山。暝夜降临,新月升起。竹树摇曳凉风,萤虫点缀幽火。僻野或仍几重黑暗,闹市则必一派光明。夜阑人睡星未闲,晨兴月落雾又起。晴光接踵至,和煦明朗或当艳炽,画时纵不置实影而目睛可感;霾气迎面来,沉郁阴翳偶然暗黑,幅内犹得存虚灵令鼻息微通。配以四季昏晓,推之八节晦明,诸多变幻,已是无穷。倏尔云舒草动,有风或轻盈,或劲健,或急促,或飚猛,更伙同寒热,驱将燥湿,吹拂之下,天地间愈觉神态活泛。进而溟空降雨,或润物无声,或淅淅沥沥;或罗织帷幕,或如注倾盆;或翻江搅海,或涵灭太虚;或掠空过翼,或不绝若缕。般般景象,皆足由丹青寄志托情。倘兼掣雷电,一发好似震撼宇宙而警人心魄。霜露霰雹难能显示,画图中借会意以传神;冰雪虹霓必须彰现,色墨内因赋形而写貌。大千世界,造物犹留驻多少开创痕迹。画者虽非据实摹仿,终不得不顺乎情势,乃求与己心境合拍。山体为画之基本骨架,以定通篇构形,因而首重之,其大小开阖、起伏奔趋之势,堪称画中一切有形之依托,由是各呈千姿百态。岭势延绵,峰形峻突,峦意圆转,丘趣朴拙。岗岩偶或奇崛,坡麓多属缓平;沟壑时见幽深,川原每则旷阔。林中树木,株株有形,聚众而成其势态,虽广大森密,为阴阳之故,须有高低斜倚之别;麓畔屋舍,幢幢异色,落单愈显其情味,纵孤独疏离,以类属之缘,犹存顾盼吸引之姿。城乡必得划分区域,然都市周围,久失明白界线;垅亩多已结作整片,但路桥边角,仍余零星圃畦。水旱庄稼,因田土特色迥别而形态有异;牧渔营生,以草泽格局规定致面目不同。大漠悲凉浩瀚,放眼一派枯竭阒寂沧海;戈壁死灭萧索,举足多属蹭硌烫灼荒滩。虽此际永恒干燥,而或它处清滋润滑。除昊天时降甘霖,地亦灵泉暗泌。涓涓细水,汇以成流。在高则悬瀑飞溅,沫气升腾;坠至低凹深陷之地,为潭,成渊,溢而依次复作溪、河、江、湖,穿行峡壑,漫越川原,屡屡交汇,待其势大而奔涌入海更作洋流。其水之为流也,当为画中之本质属性。静谧时纵为洼泽,池塘,潭渊,湖浦,湾沱,如镜映物,然终亦自有注入溢出之口,方不致腐竭且得其游走之概。又因水性至柔,必以地势规囿得乎形态,或平缓,或曲折,或狭束,或阔坦,或从容,或湍急,或深邃,或浩茫,或更兼因挟风恃雨,泛潮起汐,翻涛卷浪,毕而得成浩浩荡荡威势,亦成千变万化形迹。自然外力推波助澜,犹不掩水势本身高下环转之态。是以画中凡铺水面,必详审其走向,细品其塞流,方可定其何者居之于上,何者虽不可见而天然吸纳之。又,水最具情调,最具不同形态,亦复最具莫测之性灵:可为汽作云,凝露成霜,下雪降雨,结冰化凌,继而澌幻蒸发,以完其在天地间之无限循环。凡此般般,人俱可见矣。要之:但有水意在,一切僵固之物境,悉可藉其赋与神妙,尽显灵动鲜活。是以丹青画手,岂得不予潜心体察。至若具体苔石竹树花卉之类,固然于绘事皆极端紧要,但前人既将其物情画理言透,故画者只须以其虔诚心念,于造化与传统双向参悟、并酌情纳入自家艺格而已。乾坤大境,古今一貌。然今种种新物层出不穷于世间,山水画者,又焉可回避。如彼舟车桥路、屋宇堰塔之属,虽古亦有之,而今之形态规模,已是绝然不同。况复更有超乎古人意想者相继面世。欲将此类形色材质俱属规范鲜明之物事,恰当植入自然景物中,果是大费经营。夫既存于世之美景丽色,何者不可撷之于画?唯须画者诚秉艺文情怀,休作过度描写,自然而然,点到为止,以表达其清新意趣。即如画中人物点缀,今之山水,亦必迥别于古人。总之,吾侪所为,岂可因袭旧式图谱,或如实抄写自然景物,当属有情有趣、尤富诗意文心及今世审美观念之画作。其根本依托也,仍在于传统翰墨,每强其内在筋骨之余,须并重水、色、纸性,果令其得成画幅假定空间之全方位混合运用;偶或技法出新,却断非工艺制作,诚所谓幅中处处犹见苍润笔形焉。噫吁!画道君子,虽是各秉其性,志趣亦有差别,则此看似简明实或幽玄之理,确须皆自细心参透。当信皇天不负苦心人,倘将此持之久远,腕底终能得成类乎造化之功。


            丁酉初春   江南蜕心堂



参考并承袭:
(唐)王维《画学秘诀》
(五代)荆浩《画山水赋》
(宋)郭熙《山水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4 11: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艺者怎样方能“顺乎其理”而确又“张扬个性”?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文:《画中游》写作,似令吾生得以反复“过”上多遍……)另有一生活中琐屑之事,或可为个人从艺须顺乎其理而张扬个性之佐证。说来可笑,譬如达某罢,尚在乡下当知青那时,因颇有抒发心中郁闷之情的需求,便经常对着那茫茫山野养成了引吭高歌的习惯,且所唱者,无论是自家或近旁他人听来,大抵也都堪称差强人意。可偏偏自打有那“卡拉OK”之后,再跟机唱,则事便未必矣:有时尚可,有时却连自家都听不下去。此不为别的,好象单就只为一己自由自在之人,随心所欲惯了,端是很难被纳入某种规范之内,尤其难于亦步亦趋受制于人。而只此便已颇能证明:一、艺有不同者,人亦有不同者。歌唱之艺,即使所谓“原唱”者,所唱,亦已必须依循歌曲作者之意,更曷论转再“仿唱”之人。而人之特性天生又大有差异,倘以自我意识强烈之性格、偏又只能勉为其难去做那必须合人心意之事,其实是真难做好;正如天性擅长模仿之人,你硬要他去做那必须“独创”的勾当,也实在是难为他一般。二、能于某种范式内合人意这一点本身,并不是一件挺容易之事,不消说,从事者必须具备相当多的得以被公众认可的条件。而要说到尚既能一举而博得大众、甚或是专家的认可,且又还明显地已脱颖于旧有之笼套,那事情便真真是难乎其难了。话说至此,怎样方能“顺乎其理”而确又“张扬个性”,想来,读者诸君,已毋须在下还在此多嘴多舌了罢。呵呵。



《达人谈艺》系列文字选发。此为箧中旧稿,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3 15: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琐屑俗生偶感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此却从一最为凡俗之事说起。某家之职场生涯末尾一段,恰当所谓“西红柿”时代。一日,不单“美领馆”事件已出,且是本市“班子”亦业经调整,然则前任上方所定“国家干部政务值班”之铁定法规,却仍在沿袭,故尔是夜吾辈该在单位当班。既然自家久有“一切随遇而安、但必于个中尽其可能依照己意生活”这等基本宗旨,因之,事情亦便如此恁般地进行下去:白日之差事既了,见离值那所谓夜班尚有将近两个小时,此身遂先于附近一梅桃辛夷盛艳之人工湖畔闲步一遭,然后买了点小酒菜与方便面啥的,乃于薄暮时分,即返回单位“上岗”矣。其实,咱这大门一关即真正堪称清水衙门之地会有甚事?况且,大门口又有那昼夜不息都在轮班的众多保安门卫,是以即使那分管电话查岗的单位领导,也并不来电话查岗(当然,其大抵也是心知吾辈断不会使奸偷懒无故缺勤)。这样一来,吾辈便端是形类拘约、而实则逍遥自在了。小酌既酣,心思活跃而自然神驰八荒。当时不知怎的,忽又念及与揣度着中外一些谋生与治事全然脱节之士,如卢梭、蒲松龄辈,之常生常态;甚而至于,连那小说中“卑猥小吏”自得闲乐于“抄事房”间的情景,也都油然浮泛在这心头。种种胡思乱想,且休论了。另有一细节,也属有趣:此前本在卖家的鼓吹下,买了个“粉团萝卜”,打算生吃;可一经入口,其毕竟辛辣,所以仍须一煮。问题是当下既无刀案,又无锅灶,奈何?不得已之际,却倒又想出了个法子,于是即以匙链上之小小仿冒瑞士军刀,勉强将那萝卜切削为块片,还将就这值班室的一只电开水壶,把它煮熟了,然后却以那淡白之汤水,泡好了咱的方便面……哈,想想,这究竟是在取法所谓“野战排”哩,抑或是也学着操演上了它一番“行为艺术”?好象皆似之,又皆不是。不过当下亦得一言,且是立马便上传至“QQ”之“说说”中去了。此或即称是兹事与这《谈艺》之文的一丁点联系罢。所言是为:什么是艺术?——对于艺人来说,不说什么都已是艺术,至少,什么都可以打造成为艺术。呵呵呵呵。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3 16: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童山雷自言己画”——《溺画五十周年祭》(完整版配音、图)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OHhcSIEpdN698rYD#r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8: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续)议谈绘事之文二则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吾人画作中烘染之法,常不外于在所谓“凹染”与“凸染”二者间交替转换使用。自思此当称为国画中两种不同理念之造型模式,抑或谓之不同之“呈象”原理。“凹染”者,色泽以深衬浅,略类同于现实光线照耀,形体明暗乃得以相对自然之显现。而“凸染”则不然。反以愈近前突出之物为愈深,若隔雾视物,或若某种拓印之效果焉,而其远近立体之感,照样不爽分毫得以体现。此画法也,习久固已近乎自然而然。唯吾心偶将此转思于写作事,自谓:诗文之明暗虚实写法,其与之有相通之处欤?实明之写,一如事物本身呈于人眼,形体明白突出,此于画法类比却似“凸染”;反之,虚暗之写法,则于一切有形之阴凹处着力,仍将事物呈现于——甚至是更加鲜明有力地呈现于——观者眼前,此于画法类比之,倒却有似于“凹染”矣。此比拟方式本身有倒置或镜象之意味甚至嫌疑,但并不影响其喻意之表达,故尔似亦不必多作解释了。


坦言之,这作画时,晕染之须匀与否,亦时常困惑吾人。盖此分寸实不易掌握得恰如其分。诚然,以常人目光观之,画面自当是柔且匀,乃觉相宜。然则世间一切低端伪作,必以匀柔媚俗之态呈现也,而此又何足取焉。反之,一切具个性之画作,往往多以奇崛不平之势出现,纵然如白石老人之作,极平易近人间,亦自含其极不平凡之态势。是固为有理想之画家梦寐以求者矣。而斯境又岂易至达,故尔每每困扰我艺心画手。今熟思以谓:画面视觉效果,确当为“匀而不匀、不匀则匀”者。其整体视之,至匀也;注目观之,则又何匀之有。而此匀者,自非一抹无痕;此不匀者,亦断非“花花沓沓”。其一切讲究,皆应在此似匀而不匀之涵浑莽荡间。画道中君子,宁不当用心及此乎?且此中之理,又宁不能转移于其他艺事间?呵呵。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18: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作画偶感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日作画时却得此小小感受:宁以大笔细心刻画,不以小笔纵手挥洒。所为者何?盖因细观自家一段时期来画作,虽本心欲矫正画中粗放乃至失却细节之病,然以此一经多用相对细小之笔,又致使画面出现过多琐屑痕迹,从而影响到画作效果之大气与幅面之整体感觉。既识此,则转求诸硕翰焉。方为是,幅中呈象,立时即趋于浑涵矣。固然,此亦须涉及所谓“度”之把握。过之,当复蹈空大之辙。以是遂有此论题者。咀嚼于此,回顾当年钱松岩先生《砚边点滴》中之论:作画应意酣墨饱,宁以大笔作小画,莫以小笔作大画。信乎!——而倘若更以之旁推及它艺之创制,所得,却又将如何?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16: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关于艺事本身之外的些许思考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日前偶遇一事,令此心有感。下班途中,路过一片居民区,见一年轻漂亮母亲领着个白白净净的儿子,刚从幼儿园放学回家。忽然,一只学飞的雏鸟从路边的一株高大刺桐树上掉下,恰恰掉在这母子俩跟前。两人赶快上前捉鸟,而且那母亲随即便将鸟儿捉住,递给了儿子。谁想这时一大鸟凄怆地叫着扑近前来,围绕着这母子二人团团地飞,这情景所示何意,不言自明。我当时告诉这母子俩,那也是一个孩子和它的“家长”,意思是你们怕该有这点同情心罢。但,两人不管不顾,——客观地说,那母亲还是有些脸红和举止局促不安,不过她毕竟不张理我,也不张理那哀叫的大鸟,只是紧拉着她儿子,她儿子紧捉住那小鸟,快步便闪入居民区内去了。那大鸟在如此强势的对手前,更能怎的,最后终于放弃。这一幕,不消说让我想到了许多。所有的想法,其实,主要也就归结为:人啊,人!——何不将自家之爱心,推及于物类?另外,这心里也想到,那小孩子,内心尚未被理性的光辉所照耀,一己的贪爱,已绝对压倒了或许也有的那一点同情;那母亲,固然一切尽皆出自爱子之心,而她也并非是就不懂我所告诫她的话,但在这或明或暗都必会有的权衡之下,她的心却放弃了一边而倒向了另一边。我实在想不出,对这事,事后她是怎样与她儿子说,难道只会是一种单纯的庆幸吗?而小孩子,倘若真是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样一种言传或至少是身教的环境中,事情又是多么的可悲甚至是可怕……我辈既非道德家,也没力量有效制止非善行为或自行可观之善举。然而,身为艺者,这谨守天地间最基本之善道,于人于物,都暗含同情之心,恐怕也是绝对不容忽视的一点。真的,我就设想不出,以那母子俩眼下的内心情怀,怎样去从事这艺术活动,或有没有可能去从事还能够打动人心的艺术活动。也许,周六周日,那母亲同样在敦促她儿子去学艺术特长,或者,直接就在学画,也不一定。但,就算是她这儿子造型能力特强,又如何呢?——不知这段几乎已是游移于艺术本身之外的“谈艺”文字,是否能够引起艺者们的一些思考。


另,可巧昨岁(2016年)自家竟遇一相类之事。现将当时所写之“QQ空间‘说说’”附上,以作参照——

今因……事,办理顺当,回想一己从前每常在此类事上多皆不顺的情形,颇觉欣慰。另有一点则似存天意:归途上,或因连日风雨,道旁树荫下见一落地雏鸟。捧拾之,怜,本欲带回饲养。走了一段,左思右想,觉家中并不具此条件,休要反误了它。不要到时候即使放生,也都已令其与父母(大鸟)绝离。于是返身回到拾它之处,亦担心直接放在路边遭他故,因而将其置放于侧畔一人多高的崖坎上草树丛中。这样,大鸟也还有顺利地找到它的可能性。似乎也只能如此了。祈乎上苍:佑此弱小生灵……


·《达人谈艺》片段·


额外的话:

感觉近来可供发帖的论坛越来越少。十余年来,广大读者通过各式各样的网络论坛这个渠道,了解到达某其人其艺。感谢大家不懈的关注与支持。为了不至于与大家“失联”,在此特公布几个相对“私人化”的网络地址,以便各位继续访问。愿大家万事如意!


童山雷编年体式画作库(QQ相册)地址——
http://user.qzone.qq.com/896274483/infocenter#!app=4

童山雷文字全集(12卷集·共300余万字)地址——
http://www.yunzhan365.com/homepage/igwd

童山雷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70644911

童山雷天涯博客:http://blog.tianya.cn/blog-783653-1.shtml

童山雷微信公众号:jndzts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户端信息
今·有关“严肃文学”、“正统文学”……

    ——箧中旧稿,述文时间为2012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作家莫言之荣获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海内众说纷纭,固勿论矣。一显而易见之事实则是,其事客观之上,确予以濒临衰微之中国文学界(此特指所谓“严肃文学”界),有着强心针般之作用。君不见,久已不接触此“正统文学”之人,纷纷又已然成了内中读者,——至少已是莫言之热心读者。自然,此等现象合情合理,无可非议。盖此信息时代,可供世人选择之读物原已浩如烟海,令人应接不暇;而其奖事,当可聚焦世人之视线也。吾亦因此格外关注其人之作,而研读之下,也称小有其感。综而言之,莫言文字,写人状物,激情飞扬,别出心裁且特觉于粗犷中之独有细腻,并由此屡见神来之笔。但凡事俱存其双面性,于此亦可见得一斑:其作也,不少亦颇为考验吾人之阅读耐性,坦言之,曰其冗屑,似也未尝不可。此姑有一“量化”之比:吾辈个人感觉,较之同代一般作家,其文字显然长出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倍;而较之本国古典小说,就譬如说《红楼梦》罢,那即使就说是长上了个五七倍,好象也绝不为过。偶尔也在想:或许,那西方人士,就正是只接受这种写法?另,吾于其《丰乳肥臀》中颇见不乏如《静静的顿河》般相对客观地对待历史之处,因喟然有思:彼等若是这般,而见容于当时之文学体制,怕莫也正是其湮埋于大量冗繁文字中,方不过于触人眼目罢?呵呵,这倒象是说笑之语了。打住。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艺术品网 ( 沪ICP备06042757号 )

GMT+8, 2018-1-19 17:35 , Processed in 0.3758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